澳门新浦京8455com

  • 为了推广垃圾分类 嘉定江桥举办了这样一场比赛 2019-06-17
  • 现代纺织产业推进会召开 2019-06-17
  •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嘉宾观点 2019-06-17
  • EXO专辑在韩累计销量破千万大关 人气天团实力得认证(图) 2019-06-17
  • 青海湖畔的感悟——记香港青年青海考察行 2019-06-17
  • 百日行动过半 让保健品市场清清爽爽 2019-06-17
  • 李彦宏吐槽贾跃亭:造车跟PPT不同 我们吹的牛实现了 2019-06-17
  • 快递业马太效应加剧:倒闭降薪 二线快递企业生存难 2019-06-17
  • [军事报道]世界地球日:军地植树造林 改善生态环境 2019-06-17
  • 人民日报人民论坛:当干部要习惯“不舒服” 2019-06-17
  • 普及无障碍设施 需社会形成合力 2019-06-17
  • 刘传波:我愿做一颗电力螺丝钉 守护家乡每一寸光明 2019-06-17
  • 【传习录·数读】自贸区5周年, 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 2019-06-17
  • 欧阳娜娜联手窦靖童、元若蓝 发行全新单曲《To Me》 2019-06-17
  • 《上将洪学智》洪学智夫妇被迫舍下一个孩子放到老百姓家 2019-06-17
  • 您的位置 : 澳门新浦京8455com > 小说库 > 言情 > 北京雪人

    更新时间:2018-09-24 13:18:01

    北京雪人 连载中

    北京雪人

    澳门新浦京8455com www.nqcha.com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沉默风花分类:言情主角:陈默张然

    小说主人公是陈默张然的书名叫《北京雪人》,本小说的作者是沉默风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次公路之旅,因为时光让我们相遇,所以我才会对你的样子念念不忘,因为现实我们分离,所以,才有这无法停止的追寻,陈默和Lily,从北京前往加拿大,寻找大学同学张然,从温哥华到魁北克,从哈利法克斯到卡尔加里,我们在路上,寻找着曾经存在的东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嘿,你这是看傻了?眼睛都看直了,我说——”周立松在陈默对面,端着酒杯一脸坏笑地看着他。

    陈默从自己的回忆中蓦然惊醒,抬起头看了一眼周立松。

    “我靠!你丫这眼神,可真是一言难尽啊。”周立松喝着酒调侃道。

    陈默不好意思地笑笑,把手机还给他,自己也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又看了一眼周立松,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她说她,过得还好吗?”

    “放心吧,比你好,人家看着这样子过得滋润着呢。哎,你这回不是去找她的吧?”周立松吃了一口菜,问道。

    “不是,我根本不知道她去了加拿大,再说她不是大三念完就走了吗?我们就再没有联系过。”陈默回答道。

    “你们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可是听说你们俩当时好上了啊,后来怎么稀里糊涂地就没消息了。”

    “坦白讲,我也没法一下说清当时我们是怎么回事,”陈默沉吟着说道,“可能我们俩,就是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错误地把彼此,当成了对的那个人。”

    “我猜就是你对不起人家,要不她也不会这样,”周立松一拍桌子,然后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一张照片,递给陈默,“看看吧,这就是你丫的把柄!”

    陈默接过照片,这是一张有点模糊的舞台剧照,他一眼就看出,是那场《梁祝新传》的谢场照片,在舞台的中央,庄羽兴奋地笑着,而她的右手,紧紧地握着旁边陈默的左手。

    “这张照片你是从哪里弄来的?”陈默问道。

    “这是庄羽给我的,告诉我如果看见你,一定要把这张照片给你,还要我问你,你记不记得当时的样子?”

    “我当然记得。”陈默出神地凝视着照片,喃喃自语一般地说道。

    当庄羽他们最后定格的POSE,在逐渐暗下来的舞台灯光下,随着音乐渐渐化为剪影,渐渐和黑暗融为一体,台底下的掌声和口哨声瞬间爆发,随着聚光灯的重新亮起,这喝彩声和掌声被推到了顶峰。导演和所有的演员一字排开,深深地鞠躬谢幕,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无法抑制的笑容,初次登台就获得这样的成功,那种兴奋和喜悦在心里的感觉,是语言无法形容的,这时,庄羽突然快速地跑向侧幕,把陈默拉了出来,她紧紧地拉着陈默的手,回到舞台中央,在耀眼的聚光灯下,再一次和演员一起对观众深深地一躬,这张照片拍的就是当时的画面,陈默看着照片,觉得那时的他们,真的很年轻,那朝气蓬勃的样子,真的就像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阳光灿烂,未来无限。

    一切都仿佛是在昨天,陈默的手,似乎依旧可以感受到庄羽手心的温度,她对他轻轻呢喃的话,似乎依旧在自己的耳边回荡:“谢谢你,谢谢你给我的,不止是面对这一切的勇气。”

    陈默摇摇头,轻轻叹了口气,把照片放到桌上,缓缓地说道:“都过去了,再美好的过去,那也只是曾经了。”

    周立松也摇摇头,说道:“我还真搞不清你们这帮搞文艺的人脑子里是怎么想的,现在你也离婚了,人家也惦记着你,再续前缘,多好的事情啊。”

    “对了,她结婚了吗?”

    “靠!这么重要的事我居然忘了问了!”周立松懊丧地使劲地敲了一下脑门,“哎,算了,这不重要,就先说你是不是想再续前缘吧?”

    “你这办的是什么事情啊!”陈默气不打一处来,“连人家有没有结婚都不知道,就让我再续前缘,你这人办事原先不这么不靠谱啊。”

    “怨我怨我啊,不过这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反正我也把你照片啊,通信地址什么的都发给她了,人家想不想找你是人家的事情了。”

    “你,你,你刚才玩手机是给她发照片呢?”陈默突然有一种做地下工作多年,突然被叛徒出卖的感觉。

    “是啊,你这也单着好几年了,找一知根知底的多好。”周立松好像自知理亏,“嘿嘿”打着马虎眼笑着说道。

    “大骗子!根本就不是什么老实人!”陈默已经气急了。

    “好啦好啦,不都是为你好?”周立松把面前的酒干了,看看手表,说道:“时候也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俩也聚了,人家托我的事情也办完了,成不成就看你小子的造化了。”

    陈默在回家的出租车上,又拿出那张照片,窗外路灯的灯光,一道道快速地滑进车窗,又快速地滑出窗外,照片上陈默和庄羽两个人的脸,随着光线的明暗,时而清晰可见,时而隐入黑暗,这时,陈默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Lily的电话。

    “Lily?”他有点惊讶,Lily从来没有在这么晚的时候打给过他。

    “陈默?”Lily的声音在出租车里听起来,显得飘忽不定。

    “怎么了?有事?”陈默纳闷地问道。

    “我是想,问问你。”Lily的声音依旧显得很飘忽,但是陈默已经听出来,这不太像平时的Lily。

    他静静地听着,等着她的下文。

    “你去加拿大,打算去多少天?”

    “我也说不好,要是玩得好,一个多月,要是觉得不好,张然也确实没什么音信,两三个星期就回来。”

    “那,你现在还是打算一个人去?”

    “要是没人跟我去,就只能一个人喽。“陈默纳闷地想,这么遮遮掩掩地说话,可不太像平时lily的风格。

    “好吧,我想和你一起去。”Lily在电话那头突然说道。

    “什么?!”陈默的声音一下提高了八度,吓得出租车司机差点一下踩了刹车。

    “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觉得这事——”陈默想着怎么说这话,“就是有点突然。”

    “我就是想去,怎么着?不成啊?你还不愿意和我去是吗?”Lily在那边质问道。

    “我没有啊,我是说你一个女孩,这么长的自驾我自己都没试过,挺辛苦的,而且你现在工作这么忙,走得开吗?”

    “我不忙了,我把工作辞了。”Lily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辞职了?”陈默脱口而出道。

    “那你的男朋友呢?他同意吗?”陈默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惊讶,继续问道。

    “你不用管他同不同意,我就问你,我跟你去行吗?”Lily一句紧接着一句,让陈默都没有思考这件事的余地。

    “这事不是那么容易的,这样吧,咱俩这两天见一面,好好聊聊。”陈默说道。

    “行,我们下周吧,下周见面吃个饭,也是好久没见了。”Lily快刀斩乱麻一样地说道。

    “好的,一言为定。”

    陈默挂上电话,一直怔怔想着刚才Lily的话,都没注意自己,已经错过了回家的路口。

    Lily和陈默约在晚上六点,在一家叫“澜阁”的餐馆。

    “澜阁”在北三环使馆区的后面,不太好找,陈默转了半天才找到地方,停好车,溜达到餐馆门口,刚想给Lily打个电话问问她有没有订位子,就看到Lily给他的一条微信:我订好房间了,你要是先到了,就找前台说我的电话号码,她会带你过去的。

    陈默走进餐馆,报了Lily的手机号码,穿着素色旗袍的领位小姐,带着陈默穿过已经几乎坐满的大厅,来到一间徽式建筑的小院,把陈默引进一间雅间,房间里挂着两幅仿八大山人的山水画,满堂苏作的红木家具,一套紫砂壶摆在八仙桌的一边。

    陈默有些惊着了,要是Lily和他吃吃饭就这规格,去加拿大估计两天就得打道回府,想到这里,他不由心内暗自笑了一下:这才哪儿到哪儿啊,Lily也许就是一时兴起,这事也未必能成的。

    陈默落座以后,服务员拿来菜单,菜单厚重如同一部古代文献,每道菜的图片,配文都很别致,而且每道菜的名字,居然都是一句诗,陈默正饶有兴致地看着,服务员又拿来茶单,这个茶单更加新奇,居然是用竹简做成,陈默此刻会计的本能迅速恢复,直接一眼扫到价格那一栏,不出所料,这个价格,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这时,服务员轻声问道:“先生,你看先喝点什么茶?”

    陈默想着这一杯茶都够自己吃两天牛肉拉面的,而且是一天三顿,他心里笑着,问道:“你们有白开水吗?”

    服务员说道:“有,我这就给您拿去,水位是五十元一位,您想喝哪种白开水?”

    陈默听了差点一口血吐在桌子上,这时只听服务员身后传来一个清亮柔软的声音:“先来一壶冻顶乌龙,过会儿点菜。”

    陈默一回头,Lily微笑着从门口走了进来。

    Lily今天穿着一条淡色的短裙,一件黑色范思哲的T恤衫,黑色的坡跟细带凉鞋,让她的小腿显得十分挺拔,一个绿色的菲拉格慕的小包,在她的腰际轻轻地晃着。陈默看着她一张依旧肌肤细嫩,没有显露岁月痕迹的笑脸,突然觉得眼前的Lily,显得既熟悉又有些陌生。

    服务员说声好的,转身出去了。

    Lil在陈默的对面坐下,放下小包,冲着陈默微微一笑,说道:“我挑的这个地方怎么样?”

    陈默忙不迭地点着头,一连声的好。

    Lily看着他的样子,开心地笑起来,说道:“放心吧,知道你写字不容易,这顿我请你,谁让我想和你去加拿大的呢。”

    “对了,你也开车了吧,不能喝酒了吧?Lily接着问道。

    “嗯,你知道,我本来也不能喝的。”陈默被Lily看穿了心思,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好,你想吃什么?”

    “我随意,反正这个地方你熟,你点吧。”

    “行,那就听我的。”Lily说罢,伸手拿过菜单。叫服务员过来点菜。

    不一会儿,茶上来了,陈默和Lily先喝着茶,聊了两句班里同学的近况,等到凉菜上来后,陈默看了一眼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Lily,说道:“那天你怎么,怎么会突然想起和我一起去加拿大的呢?”

    Lily正用手中的筷子,轻轻地戳着盘子中的糯米藕,她听到陈默的问话,稍稍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因为情况有了变化了吧。”

    陈默皱着眉说道:“你有什么情况啊,让你变化成这样啊。”

    Lily放下筷子,身子往后一靠,喝着茶,思索着说道:“从哪里说起呢?”

    陈默也放下筷子,拿起茶杯,“辞职,先从你辞职说起吧。”

    Lily点点头,“好。”她说道。

    “我辞职是上个月的事情,也就是你给我打电话之后,”Lily说道,“你不知道,我们这个公司我算是合伙人,当时成立的时候,只有五个人。我从会计师事务所出来,一半是觉得这个项目不错,另外事务所太辛苦,吃的是青春饭,这么干下去身体迟早是要垮的。这个公司的老板当时不知道怎么找到我,当时说是给我一部分股份,做财务总监,进董事会。公司成立以后,经营得不错,有不少风投看好我们的业务,经过几轮融资之后,公司开始盈利,而且当时已经开始有上市的想法。”

    “就在这时,我开始和这个公司的管理层的某些人,有了一些矛盾,”Lily又喝了一口茶,“他们想尽快把公司的业绩做上去,但是采用的,你也做过会计,”Lily对陈默一笑,“用了非正常的手段,而且很低级。”

    “后来被查出来了?”陈默问道。

    “对,于是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董事会和我谈话,谈的是,这个事情我来背,事情过去之后给我补偿,很可笑的是,我当时完全不知情,而且出事后还尽力阻止他们。”

    “后来我同意了。毕竟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事情必须要解决,否则很有可能就会血本无归了,我背了这个黑锅,公司安全渡过了危险期,可是,你猜怎么样?”

    陈默隐隐地觉得,Lily现在说话的样子和方式已经过去已经截然不同了,冷静清醒的语气,已经完全没有她过去那种随性而为,发自内心的感觉了。

    “怎么样?”

    “我被踢出了董事会。理由是损害公司和股东利益。”Lily咬着嘴唇说道,身子似乎都蜷缩了起来,能看出来,尽管她尽量想显得平静,但是这件事对她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我当时完全没有准备,后来我才发现,他们做这些事情的目的,其实,就是我手中的股份。因为公司创立,我当时在得到股份时,签署了回购协议,也就是说,我一旦被董事会开除,他们将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回购我的股份,这样,他们就能在出售公司或者上市的时候,得到更多的利益,而且,他们连我的替代者都已经选好了。”Lily平静地说道。

    陈默吹了一声口哨,“可是,即使你签署了回购协议,剥夺你的股东权还是很难的啊,难道是他们当初在回购协议里就做了手脚,已经有了相应的条款?”

    Lily叹了口气,说道:“当时根本没想那么多,公司能存在都是问题。”

    陈默笑着道:“肉食者鄙。”

    Lily疑惑地看着陈默,问道:“你说什么?”

    “这本来是一句古文,咱们高中时就学过的,”陈默笑着道,“后来住宿舍的时候,他们要是说一个人,用普通话的脏话已经无法形容他的**程度了,就用这句话骂他,说起来这还是张然发明的呢,这句话原意说的是一些人目光短浅,当时他直接把卑鄙的鄙说成了bitch,就是那自以为是的人都是bitch。”

    Lily笑了起来,看得出来笑得很开心,“从来没有听他说过啊,他骂人还有这么有文化的时候啊。”

    “其实。他说完这句,后面那脏话就没法听了。”陈默也开心地笑着说道。

    “那,后来呢?”陈默接着问道。

    “后来?我直接和他们摊牌了,说我要起诉,控告董事会,只要涉及诉讼,他们就甭想

    上市,这么长时间拖下去,投资方也有麻烦,所以,他们以一个公平合理的价格,收购了我的股份。”

    “那这么说,你已经是家财万贯,富甲一方了?”陈默揶揄Lily道。

    Lily笑着道:“离你说的那程度还远着呢,本来就没多少的。”

    “可是,这件事又怎么会让你,想和我一起去加拿大找张然呢?”

    陈默还是有些犹疑地问道。

    “那是,因为另外一件事。”Lily的面色,一下变得十分沉重。

    猜你喜欢

    1. 神仙妖精小说
    2. 鬼怪小说
    3. 武侠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