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8455com

  • 2018西安大唐芙蓉园新春灯会开幕 2019-06-18
  • 全球化还是“逆全球化”? 2019-06-18
  • 我国去年发明专利拥有量达160.2万件 2019-06-18
  • 把AI装进“小玩意” 人工智能硬件成布局热点 2019-06-18
  • 为了推广垃圾分类 嘉定江桥举办了这样一场比赛 2019-06-17
  • 现代纺织产业推进会召开 2019-06-17
  •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嘉宾观点 2019-06-17
  • EXO专辑在韩累计销量破千万大关 人气天团实力得认证(图) 2019-06-17
  • 青海湖畔的感悟——记香港青年青海考察行 2019-06-17
  • 百日行动过半 让保健品市场清清爽爽 2019-06-17
  • 李彦宏吐槽贾跃亭:造车跟PPT不同 我们吹的牛实现了 2019-06-17
  • 快递业马太效应加剧:倒闭降薪 二线快递企业生存难 2019-06-17
  • [军事报道]世界地球日:军地植树造林 改善生态环境 2019-06-17
  • 人民日报人民论坛:当干部要习惯“不舒服” 2019-06-17
  • 普及无障碍设施 需社会形成合力 2019-06-17
  • 您的位置 : 澳门新浦京8455com > 小说库 > 都市 > 盛世恋人:豹子老公霸道宠

    更新时间:2018-09-21 15:30:22

    盛世恋人:豹子老公霸道宠 连载中

    盛世恋人:豹子老公霸道宠

    澳门新浦京8455com www.nqcha.com 来源:微小宝作者:十一戈分类:都市主角:宋承灏米溪

    主角叫宋承灏米溪的书名叫《盛世恋人:豹子老公霸道宠》,它的作者是十一戈创作的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南方的冬日,没有刺骨严寒,懒懒的太阳倒是暖和。东明艺术大学作为全国首所单向艺术的重点大学,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大师和艺术爱好者,虽说如此,可是本着艺术界是众多学界最早休假的‘传闻’,学校里几乎不见人影。某女生宿舍楼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点十五,雍华庭。

    电梯内。

    米溪站在离宋承灏一步半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想起了刚刚他的话。为什么突然会那么关心她,还要说带她去看医生,不,好像这并不是突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出差那时?阿童事件那时?还是...?

    想不到。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应该没什么吧,一个老板对员工的关怀,也是对朋友的关怀吧。嗯,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

    “你打算在电梯里睡?”

    “啊?”米溪一晃,发现已经到了二十三楼了,宋承灏已经站在电梯外面,淡淡地看着他。米溪马上跑出去,跟着宋承灏走进屋里。

    上次来的时候情况比较紧急,米溪也没好好参观他的房子。

    一走进去,米溪就走来走去。

    他的房子好大,一进门,是一小排的摆设架台把门的走道和客厅隔开,上面放着一些现代瓷器,架台背后是大大的客厅,那套全黑皮沙发和大电视看着就贵,客厅左侧过道隔壁是厨房,看上去很整洁。大门左侧一大片位置是个放着榻榻米的落地玻璃休息房,里面堆满了书。榻榻米和厨房之间有一条不大的过道,通往末尾的阳台。整个房子设计的很不错,可是都是黑白灰的格调,一看就知道是男人住的地方,而且没有鲜花,没有华丽和多余的摆设,这个屋子没有女人住。

    咦,为什么她要看有没有女人住啊?

    “你为什么都不和家人住?”米溪看完房子之后很好奇这个问题。

    在厨房泡茶的宋承灏顿了一下,面无表情地说:“没为什么。”

    “哦。”

    不愿意说吧。

    宋承灏端着一杯茶,“过来,带你上房间。”

    米溪跟着宋承灏,走进过道里,原来这里还隐藏了一道楼梯。

    到了二楼,宋承灏打开灯的一瞬间,米溪自己都吓到了。

    “你,你。”

    也难怪米溪会吓一跳。

    这整整两百余平方米的二楼,是宋承灏开放式的房间,大床、衣柜、鞋柜、还有他工作的办公桌、书柜、画架等全都是一览无遗,还有一个角落是挂着一个沙包,还放着部跑步机。四面的墙壁,居然有两面是全落地大玻璃!从那这里望出去,大半个南信夜景尽收眼底。

    “这是我的房间,你的在这里。”宋承灏往里走,在衣柜隔壁的一道小门停下来,转身看着她。

    米溪打开门,这里面就小多了,风格还是那个调,有一面是玻璃墙,可也是套房,简单干净,而且里面可以说应有尽有了。

    可是米溪总觉得有个疑问,就是说不出来。

    “我看你楼下跟这楼上,好像。”米溪说不清是什么问题,可是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

    宋承灏一口喝完那杯茶,“我这里是顶楼,比下面的大一点。”

    “哦。”复式大宅,我真的不懂。

    “晚安。”宋承灏转身正要出门。

    米溪赶紧拉住他的袖子,“等一下!”

    宋承灏站在原地转过身,低头看了看米溪的手,“什么事?”

    怎么就那么喜欢拉人袖子。

    “那个,有没有睡衣。”米溪不好意思地小声说。

    问出口就有点后悔了,一个大男人家怎么会有女人换洗的衣服,这不是找骂吗。

    “没有。”

    “哦,那算了。”米溪沮丧地松开手。

    “如果你不介意穿我的。”宋承灏又幽幽地说出了一句很流氓的话,米溪听了满脸通红。

    “不要!”赶紧关上了门。

    米溪在房间里准备洗澡的时候,宋承灏敲门了。

    一开门,宋承灏就往米溪怀里塞了一件衣服,“我真的只有自己的。”然后就走了。

    米溪看着手里那件白色长袖,想了一下笑着关上门。

    等等!怎么只有上衣!?米溪摊开衣服仔细看,发现他的衣服对于她来说真的好大件,和米溪穿的长款T恤差不多大,穿了它压根就不用再穿裤子了。米溪脸上的黑线多了,那不是摆明鄙视她矮吗!

    洗完澡坐到床上,米溪看看身上的衣服,然后轻轻拉起来嗅了嗅,嗯,他的味道,即使是已经洗过的衣服,还是能闻得出来,淡淡的清香,还有股说不出的感觉,很特别,就像被他抱住一样。

    听着浴室里烘干机的声音,米溪慢慢入睡。

    即使是很久的后来,她在宋承灏的怀里睡觉的时候,也会想起,那个像拥着他入睡的夜晚。

    宋承灏就没有米溪那么快睡着了。

    他躺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没有睡眠问题的他,居然睡不着了。脑海里不断出现米溪的影子,抬手回眸,那张白皙无暇的脸,那头乌黑的头发,还有泪汪汪的双眼,掘起来的时候紧绷着的脸,严肃地说我不能让你酒驾。

    宋承灏吸了一口气,翻身起来,在抽屉里找出一条钥匙,在米溪门前站了一下,轻轻打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开了一盏最暗的灯,床上的人已经睡了,呼吸很均匀。宋承灏走到米溪床边,慢慢蹲下来。

    她睡得很平稳,五官舒展,连睫毛都定定的,头发都放到一边枕头上,看上去就像个安静的小孩一样。宋承灏把一只手探进被窝里,摸出她白皙的手,放在手心握住。

    她的手很纤细,洁白地很看到血管,握起来十分软,宛如无骨。

    宋承灏定了一下,好像在思考什么,半响,小心翼翼地把米溪手放到自己的唇边,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放回被子里。

    静静呆了不知多久,确认她熟睡无梦时,宋承灏开门出去了。

    第二天米溪是饿醒的。

    一边刷牙一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正确来说是那件衣服。

    昨天晚上明明是在陌生的床上睡觉,可是却没有看见叶文隽,却梦见了宋承灏,他。拉住自己的手,就睡在身边,那种感觉很真实,真实到似乎感觉到他手里传来的温度,还是呼吸喷过来的气息。

    米溪的脸慢慢红了,甩甩头,一定是衣服做的怪!

    洗漱完之后,米溪轻手轻脚地打开门走出去。

    外面很黑,两面玻璃墙已经被银灰色的遮光窗帘挡住了,没有一丝光线透进来,暗蓝色的大床上睡着一个人,好像还没醒来,米溪没打算吵醒他,下楼去。

    “好饿啊。”

    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发现里面都是满满的食材,琳琅满目,什么鸡肉、火腿、牛肉、蔬菜、萝卜,还有好多酱料和饮品。

    那么多食材,应该厨艺不错吧。

    米溪撇撇嘴,想起在美国出差那会儿宋承灏做的宵夜,真心惭愧啊。

    米溪深知自己的厨艺水平,也不想浪费食物,就在冷冻层里拿了包汤圆,打算做个糖水做早餐。

    随意看了看时间,米溪呆了,现在已经下午两点多了!

    应该吃下午茶了吧。

    下料的时候,想起昨天晚上宋承灏也没吃什么,大概等等就饿醒了,多做一个人的分量吧。

    “嗯,正香!”米溪每次都觉得自己做的东西很好吃,可是就是没人懂得欣赏,哼。

    做完之后,想了想,汤圆放久了没那么好吃,而且大冬天的容易放凉,他应该在饿了吧,还是上去看看他起来了没有。

    可是上去了米溪就发现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因为床上那个人还在睡,姿势都没有动过一下,全然不知道什么叫饿醒。

    米溪蹑手蹑脚地靠近他的床,“宋承灏,宋承灏。”

    没反应。

    已经靠近他的床,不停地喊他的名字,可是他似乎睡得很沉。米溪轻轻地坐下来,用手轻轻地推他,“宋承灏,起来了。”

    没反应。

    不会病了吧,米溪正想探手摸摸他的额头,可是觉得自己的手太凉就放弃了,换成稍稍弯下腰仔细看他的脸。

    一头短短的黑发散落在枕头,浓密的眉毛舒展开了,少了平时那份凌厉,眼睛紧闭着,却不会显得无神,高挺的鼻子把他的侧脸衬得给俊美,仿佛像沉睡的狮子,不怒自威。

    米溪看着他弯弯的睫毛,很像外国人地睫毛,好美,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下。

    哇,好痒。

    刚想要不要拔一条来留念,宋承灏的睫毛抖了几下,好像被挠醒了。米溪吓得整个都呆着了不敢动,过了一下,宋承灏还没有醒来,米溪就大胆地再伸手去摸,结果闭着眼的宋承灏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啊。”

    “你干什么。”

    米溪看着宋承灏睁开眼睛,听到他的话,愣着了。

    原来他刚睡醒的眼睛很漂亮,虽然还是有点锐利,可是更多的是澄澈和宁静,还有那张嗓子,就是这种感觉,有点沙哑,充满了慵懒,比平时的更磁性。

    太妖孽了。

    “你发什么呆。”宋承灏还是抓住她的手,看她一直不说话就知道在发呆。

    “我。我。”米溪感觉自己的脸烧了起来,“我来叫你吃,下午茶,你。你怎么也叫不醒,我以为你病了,就。”米溪索性挣开他的手,探过去摸他的额头,“看看是不是。”

    宋承灏面无表情:“那现在是不是?”

    米溪站起来,低着头,“不是,你快点起来吃东西了。”然后转身飞快地逃了。

    宋承灏翻了个身平躺着,把两只手臂枕在头下,慢慢闭上眼。

    其实刚刚睡的迷糊的时候,是听到了米溪喊自己的名字,只是不想醒,过了一下以为她走了,谁知她居然大胆地摸自己的睫毛,被发现之后,说谎都结巴了,那张脸红得能滴血了。

    想到这里,宋承灏的嘴角不由得上扬,变成一个浅浅的笑容。

    米溪一口气走到一楼端起汤圆坐到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才慢慢喘气。太丢人了,居然被发现了!还好脑子转得快,不然更丢人。

    刚开始吃没多久,就看到宋承灏一身灰白色家居服的打扮,打着哈欠下楼。米溪立马盯着电视,一点都不敢看过去。

    听到他打开消毒柜的声音,然后是汤勺的声音,之后他走过来,坐到米溪隔壁那张沙发上。

    “你看,体育世界?”

    “。”一直在想事情根本没有看电视,她怎么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真难吃。”宋承灏吃了一口汤圆,嫌弃地说。

    米溪细细咀嚼了自己口里的,“没有啊,我觉得我做得挺好的,比上次好像进步了。”

    “你还真会哄自己开心。”还是嫌弃地语气。

    “干嘛不早点起来自己做。”米溪最讨厌别人取笑她的厨艺,虽然真的不咋地,可是还是不高兴,别过头继续吃。

    宋承灏没再说话,利索地吃完,把碗洗好之后,走上楼。

    米溪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有点感触,可是又说不出什么感觉。米溪吃完之后打开消毒柜,看到里面零零散散地只有几只瓷碗,几双筷子,突然知道自己在感触什么。

    那个男人,一定有不可说出的秘密,才选择一个人住,就像她选择隐瞒自己的问题一样。

    米溪打算上楼拿了自己的东西就走了,毕竟昨天晚上也没有回家,谁知这一上楼,看到窗帘已经全拉开了,撞见了宋承灏裸着上身在衣柜边换衣服!

    他好像也听到了声响,裸着转过身来,看到米溪泛红的脸。

    “你。你。你干嘛!?”米溪别过头,几乎要尖叫出来。

    米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脸红,毕竟她有个哥哥,从小时候就见过裸着上身的男人,也见过叶文隽的裸。可是看到宋承灏白净无痕的背部,那匀称有弧线的肩头,阳光打在他的身体上,还有隐隐约约的肌肉十分诱人。这身材太棒了。

    “你慌什么,我又没全脱。”宋承灏似笑非笑地说。

    “你!”米溪听了转过头指着他,看到又不好意思,闭着眼,“流氓!”然后跑到房间里关上门。

    “这是我的房间。”最后好像听到了宋承灏在后面幽幽地说。

    进去整理好之后,米溪冷静了好久才开门出去,刚好看到宋承灏下楼。

    嗯,已经穿好了衣服。

    “刚好,走吧。”宋承灏淡淡看了米溪一眼。

    “啊?去哪里?”米溪走上去,跟在他身后。

    “看医生。”

    米溪插进口袋的手握成拳头,感觉有点害怕。虽然一直以来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而且昨天也已经答应了宋承灏的话,但是现在想来还是觉得紧张。

    两人一直走到停车场,米溪还是没说话。

    宋承灏趁着系安全带的时候看了她一眼,微微蹙眉样子很是严肃。

    “这是解脱,你不必紧张。”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灵异小说
    3. 修仙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