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8455com

  • [视频]电视剧《缉毒精英》6月23日开播:聚焦缉毒警察情感世界 2019-08-18
  • Доклад о работе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а 2019-08-18
  • 张明:我国房市价格快速上涨已基本遏制 2019-08-18
  • 淮安关天培小学成为全国首家国旗教育基地 2019-08-18
  • 乐清市非公企业党建建立评价体系 2019-08-18
  • 《夕阳红》 20170503 “好事”送上门? 2019-08-18
  • 副中心建设动态--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8-18
  • 房企拿地热情高涨 三天内二线城市拿地超780亿 2019-08-18
  • 国务院法制办胡振杰博士、清华大学教授薛澜谈《突发事件应对法》 2019-08-18
  • 北青报:“电商专供”不能成为劣质商品代名词 2019-08-18
  • 《航拍中国》(第二季) 内蒙古:内蒙古的风竟能“解决”北京半年的用电量 2019-08-17
  • 武警云南总队机动第一支队开展主题团日弘扬“五四”精神 2019-08-17
  • 安康汉滨:“主题党日”深化“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 2019-08-17
  • 南京:新增3个加分项 落户门槛放宽 2019-08-17
  • 交通银行公布2019年一季度业绩 多项指标表现亮眼 2019-08-17
  • 您的位置 : 澳门新浦京8455com > 小说库 > 灵异 >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

    更新时间:2018-09-10 16:16:16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 连载中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

    澳门新浦京8455com www.nqcha.com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语未通分类:灵异主角:蓝伟

    主角是蓝伟的书名叫《鬼今天不太想吹灯》,它的作者是语未通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鬼今天闹情绪了,有点不太想吹灯……本书是对现在所有灵异小说的一次集中式疯狂吐槽。爱灵异小说的人要看,因为这里有灵异小说所有的元素和套路;恨灵异小说的人更要看,因为这本书把灵异小说黑出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胖子一见到三具尸体,急忙跑到我身后躲了起来。我笑道:“你是杀猪的,这儿所有人里最不该怕尸体的就是你了吧?”

    胖子在后面扒着我的肩膀:“我平时杀的是猪,又不是杀人!”

    杀人?

    听到这两个字之后,我的脑子里又抑制不住的出现了我用拳脚活活将对面三个人砸烂的画面……

    我急忙使劲的摇了摇脑袋,让自己尽量清醒一下,然后准备走过去看看那具尸体的具体情况。不料我刚走出一步,我二叔就在后面用冰冷的声音叫住我:“你想干什么?”

    我回头极度厌恶的瞥了他一眼:“面前突然出现三个死人,难道我们要装没看见吗?”

    吴歪子说:“要检查也是我们去,谁知道你和胖子过去之后又会偷偷耍什么花样?”

    我的拳头用力的捏了一下,传来了清晰的骨头节扭动的声音:“那谁又知道你们过去检查会不会耍花样呢?”

    胡八万急忙劝道:“行了行了,去看三个死人而已,又不是去看范冰冰,至于争成这样?我决定了,咱们大家一起去看得了!”说完他挥舞着手臂,用像轰小鸡一样的动作驱赶着我们:“走走走,快点检查完快点干正事!”

    我强忍着暴力的冲动,和他们一起来到了三具尸体旁边。为了防止对面做手脚,我和二叔还有吴歪子几乎是抢在同时蹲下了身子,一边警觉的监视着对方,一边开始翻动尸体的衣服和旁边的几个包裹。

    经过一阵查看之后,我们三个慢慢的站起来。胖子着急的问我:“盲肠啊,看出什么没有?这三人到底怎么回事?”

    我拍了拍手上沾到的土:“我没学过医学,对验尸一窍不通,死者的年龄啊,死亡时间啊什么的我都不知道,我最多只能看出来这三个人都是男人而已。不过死因倒是很明显,从他们倒地的姿势,旁边散落的沾满血迹的工具,还有他们身上的伤口来看,他们三个应该是自相残杀而死的。”

    胡八万刚才虽然没像我们一样靠的太近,不过他也一直在旁边看着,这个时候发表意见道:“奇怪啊,这三个人穿的衣服都是一模一样的迷彩服,身上戴的装备看着也都差不多。很明显这三个人是一伙的啊,他们怎么会自相残杀而死的呢?”

    吴歪子冷笑一声:“说不定是他们当中有人设计好了诡计,故意害另外两个人,结果事情败露才互相残杀的呢?”

    我的情绪已经快到临界点了,我看了吴歪子和站在他旁边的二叔一眼,威胁道:“那是因为那个搞鬼的人没本事而已,如果那个搞鬼的人够厉害的话,就不是自相残杀,而是杀死那两个人之后,自己成功逃脱了。”

    二叔看我的眼神已经完全没有了亲人的感觉:“你这是等于变相承认了吗?”

    我说:“‘贼喊抓贼’这个成语你们目前学习的不错啊,买新的成语词典了啊?那你们的词典里没告诉你们‘以卵击石’是什么意思吗?”

    胡八万在旁边揪着自己的头发高喊:“你们有完没完啊!来来回回的烦不烦啊!”

    胖子也说道:“咱们还是先想办法出去再说吧,谁知道前面路还有多长啊,不抓紧的话饿都得饿死咱们。”

    胖子刚说完,胡八万的肚子就叫了起来。胖子看了我一眼,看着像是征求我的意见,我虽然内心极度的不愿意,可还是强忍着点点头。

    胖子走过去,掏出几个包子来递给胡八万:“大家要赶路了,先吃点东西吧……”

    胡八万接过包子,小心的往我这边看了看,见我没什么意见,立刻往嘴里塞了一个包子,狼吞虎咽起来。胖子又走到二叔和吴歪子跟前:“你们俩也吃几个吧?”

    没想到二叔和吴歪子一起露出了嫌恶的表情:“我们不饿,把你这破玩意扔远点,这味道让我们恶心!!”

    胖子碰了灰,垂头丧气的走回到我身边,小声嘀咕道:“我这手艺最近退步的这么严重吗?怎么你们都不愿意吃我的包子呢?”

    我心里也有点纳闷,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早晨的时候过来要包子的只有胡八万一个人。我那个时候还以为他是三个人派出的代表,过来替三个人要的呢。现在看来,或许当时真想吃东西的就他一个人,那两个或许和我一样,根本就不饿,而且闻到胖子的包子味道就恶心,这是为什么呢?我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可是又想不起是什么地方不对劲。

    胡八万一边吞着包子,一边问我们:“原路回去那条路咱们爬不上去,所以咱们现在肯定是要往前走了对吧?可是前面有十二条路,咱们走哪一条啊?”

    胖子求助的看看我,我则对着他无奈的摇摇头:“我根本看不出这十二条路有什么不同,那边不是有位号称自己研究过无数盗墓资料的人吗?他应该知道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到底哪条路通向出口,我们该选择走哪一条路才对的吧?”

    二叔看看我:“哪条路通向出口我不知道,不过我们该走哪条路,我倒是很清楚。”

    胡八万把最后一个包子硬捅进嘴里:“真的?我们该走哪条路?”

    二叔:“和那个家伙不同的那条路。”

    胡八万差点噎到:“额?什么?你现在想要分路走吗?”

    吴歪子说:“经历这些之后,你难道还和想那个人一起行动吗?”

    胡八万看了看我们双方,很显然他现在对目前的状况很不满,他对吴歪子说:“我说歪子,你我也认识多少年了,平时关系也都不错。还有那边那个盲肠,我虽然不认识你,可你是蓝老二的侄子,我和蓝老二关系也不错,咱们也不算外人。我就纳闷了,你们都吃错什么药了?干吗非要这样怀疑对方啊?”

    二叔说:“因为害我们来到这里的人,只可能是他啊,这是唯一的解释。”

    胖子切切的插嘴:“那个,三叔啊,我虽然傻啊,但是我觉得这件事吧,似乎是解释成闹鬼更合理一点。”

    胡八万说:“就是,我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又是干什么来了?在这种时候遇到点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嘛,我也奇怪了,来之前明明是蓝老二你自己最怕遇到这种事的。

    你说怕盗墓遇到粽子,买了很多黑驴蹄子戴在身上了。还有你吴歪子,你不也是弄了几个说是能辟邪的玉佩戴着呢吗?那个时候明明是你们两个比我相信这些事的,怎么到了这里之后,你们反而变得最不信了呢?”

    二叔打断他:“这个世界哪有鬼?我看你是被那个小子给洗脑了,说不定他的同伙胖子的包子里有什么**……”

    我听后,刚要冲过去,胖子一把抓住我:“行了行了,分开走就分开走吧!现在这种情况,分开走反而更好,因为谁也不知道哪条路是正确的。要是一起走,万一走到一条死路里,大家都可能出不去了。分开走,有人能遇到正确道路的几率还能大点。”

    我与其说是被胖子劝住了,还不如说是被他身上包子的味道给熏住了,总之,我放弃了冲过去打死那三个人的念头。拎起手电和工兵铲,叫道:“胖子,你跟我走的对吧?”

    胖子点点头,然后问:“你打算走哪条?”

    我说:“我这个人天生自带盲肠光环,走哪条路哪条路肯定就是无聊而安全的。嗯……十二条路,和十二生肖一样,我属蛇,子鼠丑牛……蛇排第六,我们就走第六条吧。”

    那边二叔说道:“我属鸡,我们走第十条。”

    说完,我们两拨人分别走到自己选定的门洞前面,互相用厌恶之极的眼神看了看对方,转身走进了洞里。

    我拿着手电筒在前面引路,胖子在后面努力的跟着。这里的通道不是土洞也不是山洞,而是四四方方的人工建造而成的地下通道。四周的墙壁以及天花板和地板都是灰色的,上面也没有任何的花纹装饰。只是隔一段距离,我们就能在墙壁上发现一些用笔写出来的痕迹。

    我仔细的看了看,看着好像是箭头,符号,还有一大堆英文和数字什么的,对于一个武术特长生来说,这些科学公式之类的东西我根本看不懂。于是,我只能放弃了破解它们的意义,继续往前走。越往前走,这些鬼画符一样的东西越来越多,而且到了后来,很多这种东西都不是用笔来画的,而更像是用血直接在墙上涂抹出来的一样。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啊?”胖子在后面胆怯的问。

    我说:“我不知道,完全看不懂,或许是什么……”正说着呢,我发现前方出现了路的尽头。

    我高兴的大喊:“喂,我说我这盲肠的命就是准吧,看!我们走到头了!”

    胖子从我后面伸出脑袋:“是吗?真的啊!太好了!”说着就从我身边挤了过去,狂奔向外面。

    可谁知道他刚走到外边去,我就看到他的身子僵硬的停在了那里。我问:“怎么了?”

    胖子沮丧的说:“你过来自己看!”

    我还以为外边有什么危险,急忙抓着工兵铲跳出了洞口往四外一看,瞬间,我也傻了。

    原来我们又回到了刚才出发的那个地方,没错,那三具干尸还七扭八歪的躺在门旁边呢。

    “靠!怎么会这样呢?”我气的跺了两下脚:“胖子,我记得我们刚才在洞里走的时候,没有拐过弯,一直是直走的啊?怎么会绕回来的?会不会是这些门洞其实都是互通的?我们在半路上没注意走到其他路去了?”

    想到这里,我急忙回过身,数了数自己刚才出来的那个出口:“没错啊,左边起第六个!”

    胖子在一旁声音发颤的说:“你是说,我们从原来的路又返回来了?”

    我木讷的点点头:“嗯……”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另外一边传来了吴歪子的声音:“我X他***,怎么又回来了?”

    我转头往那边一看,果然,二叔和吴歪子还有胡八万,也从刚才他们走进去的那个洞里走了出来。

    他们出洞之后,左右张望了一下,立刻发现了我在看他们。我们双方互相对视,我心里的暴力冲动越来越强烈。

    胖子从后面拽住我:“走吧,咱们走另外一条路试试……”

    我被胖子拉着走进了第四条路,在进洞口之前,我看到二叔他们也重新走进了另一条路。进到新的通道里面之后胖子在后面说:“这是我的属相,我属兔。都说傻人有傻福,没准走我这个傻子的属相,就能走出去了……”

    我拿起手电往四外一照,上面同样有很多箭头符号和字母数字,我心里不禁有不好的预感,这条路估计也出不去。不过,为了安慰胖子,我没有说出来,而是继续往前走。

    终于,在走了和第一次差不多时间的时候,我们又发现了出口。胖子这回好像害怕知道真相一样,故意让我先出来查看一下。我走出洞口抬头一看,果然,还是原来的地方,那三具干尸还是静静的躺在那里。

    我回头对洞里说:“胖子,对不起啊。”

    胖子这才走出来,看看四周,眼泪都快下来了:“这……这可怎么办啊!我还没娶到漂亮媳妇呢,我可不想死在这儿啊!”

    这时,那边传来声音,二叔他们也原路返回来了。我和他们在各自的洞口看了一眼之后,吴歪子看上去终于失去了控制力,他举起手里的一个小铁锹,冲到我跟前歇斯底里的吼道:“你这小**,你他吗的到底搞了什么鬼把我们困在这里的?不说清楚,老子今天弄死你这小兔崽子!”

    我右手握紧工兵铲:“这句话该我问你们吧?”

    吴歪子大嘴一张:“我X!”挥舞起小铁锹朝我脸上劈下来,我急忙抬起工兵铲,将他的铁锹拨开。然后兴奋无比的看着他:“老东西,是你先找死的!”

    说完,我往前一跳,用了传统武术里耍斧子的一招‘力劈华山’,用工兵铲朝着他脑袋上砸了下去。吴歪子见状,急忙双手横过小铁锹,我的工兵铲重重的落到他的铁锹柄上。

    与此同时,我右脚抬起,照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吴歪子被踹的向后退了好几步,仰面摔倒在地上。我正要冲过去,二叔举着一个和我差不多的小工兵铲,从我身子的一侧拍了下来。

    我急忙往后一闪身,躲过二叔的这一下,之后左手迅速的往前伸出,一把攥住二叔拿着工兵铲的手腕。接着,我把右手工兵铲竖起来,用手柄的底部照着二叔的手背用力一砸。当啷一声,二叔手里的工兵铲掉落在地上。

    我刚要接下一招,吴歪子又从地上爬起来,抡着铁锹冲了过来。我急忙脚下使了一个绊子,将二叔放倒,同时自己也顺势一矮身躲过了吴歪子这一下横扫。接着我往前一滚,滚到他身侧,两只手握住工兵铲的短柄两侧,对着他的膝盖一推。吴歪子顿时身体失去平衡,跪倒在地上。

    我从地上跳起来,心情被一种极端邪恶的爽快包围着。这时,我看到我二叔没用武器,空着手朝着我扑了过来。我当时心里完全没有任何对面前这个人的感情,只觉得面前这个人竟然怀疑我,他是那么的该死。于是我举起右手的工兵铲,准备朝着二叔的脑袋砸下去……

    然而我举到空中的右手,却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我回头一看,是胖子正用两只手奋力的抓着我的右手。

    我喊道:“胖子,放开我!”

    胖子龇牙咧嘴的说:“别打了,那是你亲二叔啊!”

    这个时候,我看到胡八万也在对面从后面抱住了我二叔:“蓝老二你疯了?你大哥可就那么一个儿子,你想让他绝后啊?”

    可我二叔现在就像一个疯狂的野兽一样,根本听不进去任何劝告,一直在他怀里用力的挣扎着。突然,碰的一声,胡八万的脑袋被吴歪子用铁锹柄敲了一下,胡八万失去知觉倒在了一边。二叔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和吴歪子一起朝着我狂奔而来。

    我见状,也顾不得别的,左手手肘猛击了一下胖子的大肚子。胖子被这一下打的很痛,手瞬间松了一下。我右手攥着工兵铲刚要挣脱出来,胖子突然又用力攥住了铲子:“盲肠,别打了!”

    我眼看二人已经到了跟前,没时间再和胖子纠缠,干脆直接松手放开了工兵铲,空手迎了上去。胖子被我这一下突然松手闪了一下,导致身子重重的摔在地上,半天也没起来。

    我说过,我的武功只在比赛场上发挥不出来,而这里不是赛场。

    没有几招的功夫,两个人就被我打倒了,硬生生的踩到了脚底下。

    我一手揪住二叔的头发,一手搞搞的举起拳头:“呵呵,这下你知道什么叫自食其果了吧?连自己亲侄子都算计,你这也算是报应!去死吧!”

    突然,一道刺眼的白光在我眼前闪过,让我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李将军!”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我努力再次睁开双眼,看到自己正站在一个巨型的大殿中央,这个大殿四周雕梁画栋,每根柱子上的纹饰都繁复华丽无比。在大殿的北侧,摆放着一个长方形的像是大石头箱子一样的东西。我怎么会突然到这里来的?

    “李将军!”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刚才没听太清,现在听得出来是一个男性老者的声音。

    我无法判断声音到底从哪个方向传来的,只好对着空气问:“谁?谁在说话?”

    突然,那个大石头箱子发出了巨大的响声,我转过头一看,只见一道光芒从石头箱子上面直奔我而来。我还没反应过来,那道光就打到了我的额头上。

    顿时,我的脑子就像是连续感冒多天鼻子一点气不通的病人,突然间鼻子完全通透了一般,产生了一种奇异的畅**。

    三具干尸……多出来的一个人……性情大变的二叔吴歪子还有自己……胖子的包子……一连串的拼图碎片,在我的脑子当中迅速的串联起来……

    “啊!”我大叫一声,回过神来,发现二叔和吴歪子还被我压在身下。我急忙从他们身上起来,不顾一切的冲向胖子。

    我的举动把胖子吓了一大跳:“你,你要干什么?”

    我冲到坐在地上的他跟前,跪在他旁边说道:“快点把你的包子给我!我要吃包子!还有,如果一会儿我实在吃不下去的话,你就是拼命也要把包子塞到我嘴里,明白了吗?”

    胖子不解的问:“为什么要……这么干?”

    我说:“现在先别问那么多了,所有的事情我都想通了!现在先让我吃下包子再说!”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未来小说
    3. 科幻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