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8455com

  • 为了推广垃圾分类 嘉定江桥举办了这样一场比赛 2019-06-17
  • 现代纺织产业推进会召开 2019-06-17
  •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嘉宾观点 2019-06-17
  • EXO专辑在韩累计销量破千万大关 人气天团实力得认证(图) 2019-06-17
  • 青海湖畔的感悟——记香港青年青海考察行 2019-06-17
  • 百日行动过半 让保健品市场清清爽爽 2019-06-17
  • 李彦宏吐槽贾跃亭:造车跟PPT不同 我们吹的牛实现了 2019-06-17
  • 快递业马太效应加剧:倒闭降薪 二线快递企业生存难 2019-06-17
  • [军事报道]世界地球日:军地植树造林 改善生态环境 2019-06-17
  • 人民日报人民论坛:当干部要习惯“不舒服” 2019-06-17
  • 普及无障碍设施 需社会形成合力 2019-06-17
  • 刘传波:我愿做一颗电力螺丝钉 守护家乡每一寸光明 2019-06-17
  • 【传习录·数读】自贸区5周年, 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 2019-06-17
  • 欧阳娜娜联手窦靖童、元若蓝 发行全新单曲《To Me》 2019-06-17
  • 《上将洪学智》洪学智夫妇被迫舍下一个孩子放到老百姓家 2019-06-17
  • 您的位置 : 澳门新浦京8455com > 小说库 > 历史 > 爱卿,请侍寝

    更新时间:2018-09-10 14:45:11

    爱卿,请侍寝 连载中

    爱卿,请侍寝

    澳门新浦京8455com www.nqcha.com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清风鸣蝉分类:历史主角:萧祈沈宁

    《爱卿,请侍寝》是作者清风鸣蝉所著的一本古言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爱卿,请侍寝》精彩节选:繁华热闹的帝京,高楼玉阁林立,店铺琳琅满目。在这京城之中,有一处楼阁最是繁华,通常都是宾客满座,虽然接待之人皆为风尘女子,唱的却是阳春白雪,吟的是唐诗宋词,乃是风雅去处,名为——朝曲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本是躺在床上纳凉的好天气,却偏偏要过来迎接什么使节。萧祈懒洋洋地坐着轿子过来了,抬起轿帘,便看到睿王萧瑾已经同几个大臣挺直腰板站在那里等待着了。

    美其名曰:不可失了大国风范。

    元白扶着萧祈从轿子中出来,萧瑾一副这才察觉到他过来的样子,皮笑肉不笑地略微施礼:“大皇兄果然是随性的人。”

    “怎么?这不刚好吗?”萧祈眼神示意了一下远处,的确有马车缓缓过来了。

    看那架势,是安顺国的使节没有错了。

    没错,萧祈算是踩着点过来的。但是在萧瑾眼里,哪里有这种待客之道?

    其他人虽有不满,但见睿王都不说什么,他们也都沉默。

    萧祈背着双手,望向那缓慢而至的马车。马匹健硕,装饰华丽,随从人员可观,还算是相当重视这一次的出使。

    也是,被打败来求和已经够丢脸的了,过来当质子,自然是不能够让人小瞧,同时也有表达诚意的意思。

    但是萧祈生在皇族,对于这些富丽堂皇的东西,自然是没有任何兴趣的。他唯一感兴趣的,便是随行在马车外面的人儿。

    一身玄色织锦缎衣衫,外罩薄纱挡风衣,腰间绑着一根白色的竹叶腰带,一头墨黑色的长发,眉飞入鬓,俊目深不可测,体型修长,一派温文尔雅却又不失清冷。

    这样谪仙一般的人物,纵然同这凡尘俗物一道,也是毫不沾染俗气的。

    缓慢而至的人儿,似是从天界降临一般,萧祈呆呆愣在了原地,暗自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惊吓走了了一般。

    而一旁的睿王萧瑾,也是怔怔地盯着那个人,眉目间的神色复杂难懂。

    轿帘被人撩开,随从小心翼翼地过去扶着轿子之中的人儿下来。

    侍郎崔维满脸礼貌笑容地过来介绍着:“宣王爷,睿王爷,这是安顺国的七皇子殿下。”

    “这是吾国的陛下的长兄,当今的宣王和睿王。”

    “额……久仰久仰!”风承泽勉强地拱了拱手,而后偏过头来,看了看走过来的沈宁,欲言又止。

    沈宁微微颔首,走至萧祈萧瑾的跟前,不卑不亢地施礼:“安顺国丞相之子沈宁,见过二位王爷。”

    “沈宁。”终于回过神来的萧祈,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免暗自在心底细细品了品,“名字好听,人更是玉质金相。”

    “谬赞。”沈宁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眼神却是穿过萧祈,看着别处,似乎并不想要同萧祈多谈什么。

    “咳咳咳……”萧瑾暗自捅了捅旁边的萧祈,意思是让他注意一下场合,实在是有些令人嫌弃。萧祈却是不以为然地没有理会萧瑾。

    “殿下和沈公子远道而来,还请先居驿馆歇息一晚,明日皇上设下宫宴,为二位接风洗尘。”

    闻言,七皇子风承泽又暗自看了看沈宁,见他没有言语,也算是不反对了。风承泽这才笑脸盈盈地点头:“甚好!甚好!”

    “来人,将使节大人的物品一律搬进驿馆,务必要小心翼翼。”催维话音刚落,驿馆的下人都赶紧出来搬东西了。

    不得不说,走这么远的路,带着的东西还真不少。看来为了求得偏安一隅,还真花了不少心思。

    安排好了物品事情,侍郎又引二位进入事前准备好的房间,萧祈萧瑾也跟着进去打量了。

    不同于萧瑾的认真负责,萧祈直接将自己不感兴趣的皇子殿下扔给了萧瑾,自己则随着沈宁去了房间。

    “沈公子,这是您的房间。”

    沈宁点头应了一声,没有言语。

    整个房间很宽敞,需要的东西大概都有了,而且靠近花圃,从微开的窗户那里,飘进来阵阵花香,沁人心脾,确是一个好去处。

    沈宁的两个随从接过了一些重要的物件,按照平时沈宁的习惯摆好。

    “这什么破地方?!”

    沈宁回过身子,就见萧祈背着双手,一脸嫌弃地踱步进来。

    驿馆的下人见是宣王,自然是不敢得罪,小心翼翼地侍候着:“王爷……”

    “你们就让使臣住在这里?本王怎么从来不知道,这驿馆破成这样子?是不是建造驿馆的银子,都揣在你兜里了?!”

    说着,萧祈还一副想要掏他衣兜的样子,吓得那个仆从赶紧连连摆手:“小的怎么敢!王爷您冤枉小的了!”

    “去!”萧祈白了一眼那仆人,意思是让他闭嘴,转而看向沈宁的时候,神色瞬间缓和了许多,“地方简陋,公子受委屈了。”

    “不会,我觉得这个地方挺好的。况且,七殿下住得,我自然是住得的。”

    萧祈应声点了点头,一点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是径直绕过沈宁,坐在了太师椅上,俨然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抬眸,他便看到了还杵在那里等待接下来吩咐的仆人,他又不耐烦地开口:“你怎么还在这里?使臣大人不需要吃饭的吗?快去!”

    “是……是!”准备饭食这种事情不是他的工作这种事情能够说吗?当然还是别说了,仆从只好应声退下。

    萧祈这才满意地转回了视线,冲着沈宁示意了一下他对面的太师椅:“别客气,坐吧。”

    沈宁定定看了一眼萧祈,这个人,是打算赖在这里不走了吗?

    罢了,如今身在他国,万事都需要隐忍一番。

    这么想着,沈宁才默默地坐了下来。

    靠得这么近,才发现这个人比自己之前所看到的,还要更加好看。一股子的清冷、不食人间烟火,有点像……像……

    脑子中模模糊糊地浮现了一个隐在白色帐子之后的人影,纤细修长的手在那琴弦之上浮动,动人的乐曲入耳……

    萧祈有些诧异,眼前之人竟莫名跟自己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天的那个人如此相像。

    虽然说不知道容貌,但是就是这种感觉,像极了。

    他的眼神落在那案上的瑶琴,脱口而出:“沈公子,也颇爱琴?”

    “略知一二。”

    这琴,这手……萧祈的心中又笃定了一些。像这般谪仙之人,哪里那么容易就遇到一个相似的来?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腹黑小说
    3. 耽美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