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8455com

  • [视频]电视剧《缉毒精英》6月23日开播:聚焦缉毒警察情感世界 2019-08-18
  • Доклад о работе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а 2019-08-18
  • 张明:我国房市价格快速上涨已基本遏制 2019-08-18
  • 淮安关天培小学成为全国首家国旗教育基地 2019-08-18
  • 乐清市非公企业党建建立评价体系 2019-08-18
  • 《夕阳红》 20170503 “好事”送上门? 2019-08-18
  • 副中心建设动态--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8-18
  • 房企拿地热情高涨 三天内二线城市拿地超780亿 2019-08-18
  • 国务院法制办胡振杰博士、清华大学教授薛澜谈《突发事件应对法》 2019-08-18
  • 北青报:“电商专供”不能成为劣质商品代名词 2019-08-18
  • 《航拍中国》(第二季) 内蒙古:内蒙古的风竟能“解决”北京半年的用电量 2019-08-17
  • 武警云南总队机动第一支队开展主题团日弘扬“五四”精神 2019-08-17
  • 安康汉滨:“主题党日”深化“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 2019-08-17
  • 南京:新增3个加分项 落户门槛放宽 2019-08-17
  • 交通银行公布2019年一季度业绩 多项指标表现亮眼 2019-08-17
  • 您的位置 : 澳门新浦京8455com > 小说库 > 玄幻 > 祭炼山河

    更新时间:2018-08-29 18:06:29

    祭炼山河 连载中

    祭炼山河

    澳门新浦京8455com www.nqcha.com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食堂包子分类:玄幻主角:秦宇

    独家小说《祭炼山河》由食堂包子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宇,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尺蓝海绽放时,底层挣扎的小人物,把握住命运的契机,走上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我命由我不由天,有时是句无知妄言,但也可能,是一段波澜壮阔的史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7章内门弟子

    东岳掌门抬手,“免礼。宁凌,你亲身经历东流镇之事,秦宇真是跟随大师身边之人?”

    宁凌点头,“弟子可以肯定。”

    东岳掌门、黄丹怪对视一眼,整件事情虽然离奇,但有宁凌作证,可信度很高。

    黄丹怪突然道:“秦宇,告诉老夫,你怎么在短短时间内,就有了筑基修为?还有,你隐藏气息的手段,又是哪里来的?”

    这件事,却是他之前禁锢秦宇时,才发现的。

    秦宇恭谨道:“回师叔祖,弟子的修为都是大师所赐,他说弟子没有修行天赋,给我丹药筑基,就算了结一场因果。”他顿了顿,看向宁凌,“隐藏气息之法……”

    宁凌开口,“我向大师求取一颗丹药,作为回报给了一块敛息玉佩,大师将此物给了秦宇,此事宁凌亲眼所见。”

    这就都对上了。

    东岳掌门突然道:“秦宇,你跟在大师身边多日,知不知道他是谁……嗯,跟那苍莽子是何关系?”

    秦宇摇头,“弟子没见过大师真容,他总是穿着一件黑袍,不过我好像听他自言自语过一句,什么宿命如此往事皆消,你莫要怨谁的话,什么意思弟子就不知道了。”

    东岳掌门看了一眼黄丹怪,两人心头大定,东流镇上神秘丹道大师,他们近来也是如雷贯耳,不仅炼丹手段超凡,假婴修为更是惊人。他与苍莽子必有关系,如果寻仇东岳派的话,就是大麻烦。好在,听他的意思,是不准备再追究了。

    这就好!

    东岳掌门脸露微笑,“秦宇,大师教过你什么?”

    秦宇羞愧,“大师给了弟子一段修行法,可弟子怎么都不能理会,大师又教我炼丹,弟子也是不得其门。从那之后,大师就给我炼制了很多丹药,帮我筑基后就不管我了。”

    东岳掌门脸上微僵。

    黄丹怪则不需顾忌,喝骂道:“浪费天大造化,真是朽木不可雕!”甩手丢出储物袋,“大师给的就还给你,拿了快滚,免得污了老夫的眼!”

    他已发现,储物袋上些许为散尽的魔气,显然秦宇没说假话。至于储物袋里的东西,肯定被大师拿走了,换他也是这样,一截朽木给他再多宝贝也是浪费。

    秦宇大喜,捡起储物袋连连行礼,犹豫一下,小心道:“大师离去前,吩咐弟子照看苍莽子坟墓,此事……”

    东岳掌门摆手,“既是大师吩咐,你照做就是。”

    出了大殿,秦宇步履轻快,一副放下大石心头畅快模样,尤其遇到几个外门弟子,感受到筑基气息后对他恭谨行礼,更是一副骄傲自得又竭力表现平静的姿态。

    “秦宇!”宁凌落下身影,飘逸若仙。

    秦宇赶忙行礼,“见过师姐。”

    宁凌眸子微闪,“你知道我?”

    秦宇恭维道:“派中谁人不知,东岳派最出色的,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师姐,我当然能猜到。之前若有冒犯处,请师姐海涵,莫与我一般计较。”

    宁凌眼眸深邃,“秦宇,你告诉我,大师将你舍弃,是否与曾家有关?”

    秦宇微怔摇头,“没有,是我资质太差,不入大师法眼,但能够筑基,我也心满意足了。”

    说着拱拱手,“筑基成功,就可成为内门弟子,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我先告辞了。”

    看着他背影,宁凌眉头轻皱。

    ……

    “掌门、师叔祖,弟子跟随秦宇师弟一路,他表现得意轻松,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后来宁凌师姐出现,弟子不好再跟下去,就回来了。”大殿中,一东岳派弟子恭谨开口。

    东岳掌门挥挥手,“下去吧。”等弟子离开,他转身道:“师叔,看来事情就是这样。”

    黄丹怪沉吟,“还是再观察一段,虽然有宁凌作证,所有事情也都能对上,可老夫总觉得不妥。”

    冷静沉着,哪里有之前半点暴戾。

    白脸、黑脸,本就是再简单不过的手段。

    东岳掌门点头,“也好。但禁地禁制已毁,还是要想办法,不要被人发觉。”他叹息,“幸亏,那神秘丹道大师,没有与我东岳派为敌之心,否则地底炼炉如何能逃过他的眼睛。”

    黄丹怪起身,“此事我来处置。”

    ……

    一日间,幸运秦师弟之事,传遍东岳派。号称是人在家中坐,丹从天上来,轻轻松松一路筑基,不知令多少人双眼通红。

    秦宇回了一趟外门弟子住地,召集了大群认识的不认识的外门弟子,接受了一通奉承马屁,这才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施施然向内山门行去。

    内外山门,并没有严格的划定,但外门弟子除了做事时,可进入内山门中,其他时候不久停留,否则被抓住了,少说也是一顿板子。

    筑基成功,就能获得内门身份,秦宇此刻的目的地,就是晋升位份的功勋殿。

    负责此处的居然是熟人,正是杀韩栋次日缉凶那位李牧长老,听闻他早年是个教书的秀才,机缘巧合在一本古籍中,发现了修行之法,由此踏入修炼之路,才加入了东岳派。

    可起步太晚,错过了最佳修行时间,李牧即便资质不错,提升到筑基八层后,便再难寸进,死死卡在了这一步。论修为,在东岳派中除去两大金丹外,算是拔尖的人物,与掌门同一辈分。

    “秦宇来了,快坐。”李牧笑眯眯开口,语气透着亲近,又挥手让侍候的弟子,送来上好灵茶,“尝尝,药园里老茶树上采的,掌门看我年纪大了,特意给了点。”

    显然,他早已忘了这个,曾见过一面的外门弟子。

    秦宇一脸受宠若惊,“参见师叔!”

    “免礼免礼。”李牧摆手,“修行之人只看修为,你我都是筑基,私下平辈论交就可,不介意的话叫我声李老哥就好。”

    秦宇脸上微红,激动无比,“这……这……不合规矩,在派中,弟子还是唤您师叔。”潜意思就是,出了宗派后,咱们哥俩再另论。

    李牧笑容更胜,拍了拍手马上有一名弟子,托着一只木盘送到桌上,“秦宇你已是内门弟子,该有的东西不能落下,这里面是内门手令、内门长袍,还有一本内门弟子入门修行法诀,看看如何?”

    秦宇连连道谢,拿起手令不断摩挲,这东西就是身份证明,成为内门弟子才代表着,被门派正式承认,以后行走江湖万一遇到麻烦,拿出来或许就能救命。

    看他爱不释手,李牧眼珠微闪,轻轻叹了口气。

    秦宇抬头,“师叔怎么了?”

    等着就是这句话,李牧道:“秦宇你知道,老夫年纪大了,操持功勋殿中琐事经常丢三落四,一直都向掌门申请,讨一只储物袋来盛放各类物品,却迟迟没有结果,真是让我头疼不已。”

    秦宇脸色微变,低头呐呐不言。

    见他不接话,李牧微微皱眉,轻咳一声索性挑开了,“秦小弟啊,老哥知道你有个储物袋,我没别的意思,就觉得你暂时用不到,不如把它交易给我。秦小弟放心,老哥绝对给你公道价,我这些年攒了几十块灵石,还有一些丹药,都给你。”

    说到这,他从怀里掏出卷轴,拉开放在桌上,满脸笑意,“秦小弟你看,这是咱们东岳派所有建成的宅院,无主的老夫已标注,你有中意的就说话。要是看不中,你就选地方,老夫发动人手,保证最短时间内给你建起来。”

    说完,笑眯眯的看来,一副等回话的模样。

    秦宇一脸为难,“师叔……”

    李牧打断他,“秦小弟要是觉得不够,咱们好商量,老哥好歹主持着功勋殿,咱们做完交易就是兄弟了,以后老哥绝对帮着你。”

    当然,另一个意思就是,你要是拒绝,以后就别怪咱不客气了。

    秦宇道:“师叔,这是大师给我的,我不好擅自处置。”

    李牧笑着摇头,“大师何等人物,既然东西给你了,那就是你的,秦小弟当然能决定怎么用。灵石、丹药,可是帮助修行的好东西,以后小弟证道金丹,还怕没有储物袋?”

    秦宇咬牙,“师叔,我不想换。”

    李牧脸色淡了下去,“秦小弟当真?”

    “嗯,我想留着。”

    李牧冷哼一声,起身就走。

    旁边低眉顺眼端茶倒水的弟子,从怀里丢出来一块令牌,冷冷道:“丙字二十九号院。”

    秦宇一脸尴尬出了功勋殿,扭头眼底闪过一丝讥诮,内门手令、衣服、法诀都是门派发的,院子也是门派建的,只出区区几十块灵石还有丹药,就想换一个储物袋,怎么不去抢?真当他是没见过世面的傻小子啊!

    表面,他却不是这样,一幅羞恼模样愤愤而去。不做戏不行,现在还有小尾巴呢,秦宇余光瞥了一下,果然还在。

    看来,掌门、黄老怪依旧没全信,也是,能混到这一步的,哪有好相与的,真如此轻信别人,早不知道死多少次了。继续装吧,撑过这段时间,就能舒口气了。

    秦宇大步走向自己的住宅。

    丙字二十九号,只听就知道,绝不是什么好地方,左拐右拐找到了,哪怕已有准备,秦宇还是一阵皱眉,心里把李牧全家问候一遍。

    甲乙丙三区是内门居住区,丙区最末,而二十九号院,又是丙区中最末。眼前山石光秃秃,背靠瀑布看似雅致,可那“轰隆隆”水流冲击,时间长了想不耳鸣都难,除了天地灵力较浓郁些,完全可以称得上穷山恶水!

    算了,反正他修炼不需要冥想,响点就响点吧,等以后有机会了,再教训这老王八蛋。

    可这世上王八蛋不在少数,刚见一个,转眼又来一群。

    ####

    看完更新请收藏、推荐,新人新书急需爱护。

    猜你喜欢

    1. 异世小说
    2. 职场对决小说
    3. 穿越小说
    4. 情有独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