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8455com

  • 2018西安大唐芙蓉园新春灯会开幕 2019-06-18
  • 全球化还是“逆全球化”? 2019-06-18
  • 我国去年发明专利拥有量达160.2万件 2019-06-18
  • 把AI装进“小玩意” 人工智能硬件成布局热点 2019-06-18
  • 为了推广垃圾分类 嘉定江桥举办了这样一场比赛 2019-06-17
  • 现代纺织产业推进会召开 2019-06-17
  •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嘉宾观点 2019-06-17
  • EXO专辑在韩累计销量破千万大关 人气天团实力得认证(图) 2019-06-17
  • 青海湖畔的感悟——记香港青年青海考察行 2019-06-17
  • 百日行动过半 让保健品市场清清爽爽 2019-06-17
  • 李彦宏吐槽贾跃亭:造车跟PPT不同 我们吹的牛实现了 2019-06-17
  • 快递业马太效应加剧:倒闭降薪 二线快递企业生存难 2019-06-17
  • [军事报道]世界地球日:军地植树造林 改善生态环境 2019-06-17
  • 人民日报人民论坛:当干部要习惯“不舒服” 2019-06-17
  • 普及无障碍设施 需社会形成合力 2019-06-17
  • 您的位置 : 澳门新浦京8455com > 小说库 > 言情 > 若许你深情不寿

    更新时间:2018-08-29 15:41:20

    若许你深情不寿 已完结

    若许你深情不寿

    澳门新浦京8455com www.nqcha.com 来源:掌中云作者:安如好分类:言情主角:顾承希江意茹

    主角叫顾承希江意茹的小说是《若许你深情不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安如好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旧爱顾承希帮我逃离了阴谋重重、支离破碎的婚姻,我仗着他的势力,让所有欺负我的人都跪在我面前。 但顾承希却是我的杀父仇人,我恨他入骨,我只想逃离他的樊笼,他霸道的桎梏。 青梅竹马,深爱如斯,曾经温暖如阳光的男人,如今却阴晴难定、扑朔迷离。 他不允许任何人染指我,他能给我一切,他把他一颗肾脏都移植给了我,他却又和别的女人走入了结婚殿堂。 情入膏肓,爱恨交织,难舍难弃。 当惊天的案子和隐藏的真相浮出水面,我认为最坏的男人是最好的,我认为最好的却又双手沾满了令人发指的罪恶。 也只有顾承希,才是真正疼我如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老公把她教训得可真是惨!

    叶子玲的老公远远地跟过来了,看到我时,站住脚步,涎着堆满横肉的脸。

    我不想理睬他,想到差点被叶子玲和唐云哲当成礼物送给他,我就恶心得像吃了只苍蝇。

    我冷着脸想从他身边过去,他却喊住我:“小茹,方便和你说几句话吗?”

    “没什么好说的,我不会替你去顾承希面前替你说什么好话。”我淡淡回答。

    “不,不是,怎么敢让小茹替我去说好话呢,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两个**还有你不知道的阴谋。”左彪虎说。

    我本来已经往前踏出一步的脚停住,转头看着他,皱眉问:“什么阴谋?”

    左彪虎看看走廊里来来往往的人,不便说话,讪讪笑笑。

    “进来说。”我冷着脸转身。

    “是。”左彪虎亦步亦趋地跟上我。

    也是托顾承希的福了,不然这个凶残彪悍的男人,分分钟能将我捏蚂蚁一般捏死,怎么会在我面前乖得像小白兔。

    左彪虎和我进了病房,他在沙发端端正正坐下。

    “说吧。”我在床沿坐下,冷冷睇着他。

    “除了之前你自己知道的那些,昨天我审问小**时,她还说出了一个大秘密。”左彪虎看着我。

    “说!”

    “唐云哲通过叶子玲,为你入了一份高额意外保险,他们俩合计着,在适当的时侯,让你出意外,”左彪虎说到这里,骂了一声“奶奶的”,“这两个**,老子自认为心狠手辣,还没毒辣过他们!”

    我“呵呵”笑笑,我算是明白了,唐云哲和婆婆半夜说的,不要坏他大事!

    “叶子玲恨唐云哲半路抛下她,不想让唐云哲好过,所以昨晚什么都抖搂了出来,小茹,我透露你这么重大的消息,你可以替我向顾先生美言几句了吧?”左彪虎又涎着脸了。

    “我不想和顾承希说话,这个好你自己去他那里讨吧。”我淡淡说。

    左彪虎没敢和我啰嗦,讪讪笑着,起身说:“小茹,唐云哲还在我那里,被老子揍得七荤八素了,你要去亲口问问他吗?”

    我想了想,点头同意,我要问问唐云哲,他为什么要隐瞒这么重要的一点。

    我和医生打了个招呼,随同左彪虎出了医院。

    左彪虎的车开出去不远,我手机铃响了。

    是陌生的号码,我看了看,按下接听。

    声音却不是陌生的,百年千年过去,我也能听出。

    “你去哪?”语气像是质问不听话的孩子。

    我本想回答“关你屁事”,但看一眼左彪虎的后背,还是把这话咽了下去。左彪虎这么凶残的人,万一把我骗去哪里,对我下毒手,那不是羊入虎口?

    “你怎么知道我出去了?”

    “手机定位,笨蛋。”他轻叱,分明带着宠溺。

    心脏轻颤,我忍住。

    默默摁断通话,都定位了,还用得着报备什么吗?

    怪不得昨天他能找到地下仓库。

    360度无死角地保护我了?也好,看现在的架势,我小小的江意茹,完全能仗着他,在江城横着走了。

    左彪虎笑嘻嘻说:“顾先生吗?小茹,你为什么不和顾先生说一句,你是和彪哥在一起,以后彪哥给你做保镖,江城没人敢伤你毫发。”

    我撇撇嘴,没有搭理他。

    左彪虎载着我左拐右拐,最后把车停在一个仓库外边。

    我和他下车后,跟着他进了仓库。

    仓库里有不少人,齐刷刷地起立,低头喊“彪哥”。

    仓库空旷的地上,躺着半死不活的唐云哲,看到我进来,瑟瑟发抖地抬头,惊惧地看着我。

    “唐云哲,高额意外保险,是怎么回事?”我走到他面前,睇着他问。

    左彪虎命人替我搬来凳子,殷勤地说:“小茹,坐下问,站着腿疼。”

    我大摇大摆坐下,有几分黑社会大姐大的气势,想想若不是有顾承希罩着,我这会不定被这些混账欺负成什么样了呢。

    唐云哲想爬起来,被左彪虎的人按住,还狠狠踢了两脚。

    “跪着和小茹交代,你和那个**都合计了些什么!”左彪虎吼道。

    我摆摆手,让他走开点。

    “唐云哲,除了我知道的那些省略,其余的你从头至尾说。”我问。

    唐云哲手背擦一把鼻子流出的血,哭丧着脸诉说:“买高额意外险是叶子玲怂恿的,让我找个合适的机会,让你意外身亡,保险的第一受益人是我。”

    我紧紧盯着他,问道:“后来有没有放弃这个念头?”

    唐云哲使劲点头,回答说:“放弃了!放弃了!”

    我眼眸微眯,冷冷追问:“那为什么隐瞒这份保险?那天晚上,你和你妈说,不要坏你的大事,到底是什么大事?”

    唐云哲刚要辩解,左彪虎吼了一声:“打!”

    我没阻止,冷冷地看着左彪虎的人狂揍唐云哲。

    对于想弄死我的人,我似乎无需有什么同情心。

    “说!老实和小茹交代!如果不合情合理,老子就揍死你!老子揍完,再把你交给顾先生!”左彪虎拎起他的领子。

    唐云哲吓得猛力摇头,颤声说:“别,别交给顾先生!”

    我做了个深呼吸,说道:“说吧,给我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为什么隐瞒保险的事情,你和你妈说的大事,还有为什么这些天急着离婚,另外,为什么关键时候,要和叶子玲松绑,你是真的良心发现,还是想独吞弄死我后的赔偿金?”

    “意茹,这件事说起来,有些复杂,不是事情复杂,而是我的感情有点复杂。”唐云哲呜咽着说。

    我让左彪虎放开他,让他慢慢说。

    “那天晚上,你梦呓喊我的名字,忽然唤醒了我对你的感觉,毕竟同床共枕这么多日子,我不可能对你无动于衷,其实很多晚上,我都备受折磨,很多晚上,我都是趁着你熟睡时,去洗手间解决的。”

    “我不敢动你,叶子玲说了,要把你完璧送给左先生,她会吹枕边风,让左先生提拔我,我能进惠和,当销售组长,也确实是叶子玲兑现的承诺。”

    左彪虎踢了他一脚,假惺惺怒道:“王八蛋,把老子当什么人了!”

    “继续说!”我皱眉。

    “我对你动了感情,心里没法接受你被送到左先生床上去,所以和叶子玲翻脸了,翻脸后,我本想和你好好过日子,只要我们能和好,我也没想过要置你于死地了,但是……”

    我冷笑:“但是没想到我竟然看破了你们的奸、情,更没想到,顾承希会是我的前男友,他会插手这件事情,对吗?”

    “是的,我意识到了,我们根本不可能和好了,所以我一再求你离婚……”

    “却隐瞒保险的事情?”我眸子微眯。

    “我……”唐云哲支吾。

    我打断他的话,逼视着他说:“唐云哲,别装了,其实你知道,我是能够保证不让顾承希伤害到你的,你这么懦弱的急着离婚,其实是根本不想和我离婚吧?你知道我会和顾承希对着干,你看透了我的心思,所以你继续隐瞒保险的事情,和我拖着这段婚姻,伺机对我动手,然后得到巨额理赔,离开江城对不对?”

    唐云哲被我几句话反问得哑口无言,颤声抵赖:“不是,不是这样的!”

    他的手机铃响起,我从他口袋里拿出来,看一眼来电显示,淡淡笑笑,点开免提。

    “喂……”唐云哲战战兢兢瞟我一眼。

    “云哲,这边的工作给你联系好了,你改天过来见一下主管……”

    “呃,好,谢谢。”唐云哲面色如土,低着头瑟瑟发抖。

    我呼了口气,想不到我又先知先觉,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麻烦你送我们去办两件事情。”我转头对左彪虎说。

    我在左彪虎的殷勤护送之下,去办理了两个手续,一个是唐云哲为我办理的高额意外保险,将受益人改为我弟弟,一个是去民政局,和唐云哲办理了离婚手续。

    房子他根本没有现金给我,当初说得爽快,只是赌我暂时还不会和他离。

    但他害怕顾承希,倒是不敢耍无赖,他答应我,尽快和我办理房子的过户手续。

    从民政局出来,我拿着绿本本,看着失魂落魄、满身是伤的唐云哲,心里很难过,毕竟当时领红本本时,我是怀着和他一生一世的愿望,来到这个庄严的地方,却想不到,一切都只是一场恶毒得令人发指的阴谋。

    “小茹,我送你回医院?”左彪虎还在我身后,亦步亦趋地问。

    “不用,你走吧。”我冷冷说。

    “你看你,脸上手上都伤着呢,走在街上,人家不知道你怎么了。”左彪虎说。

    我不耐烦地撇下他,快步走出民政局大院。

    孤独走在大街,天色有些阴沉,我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心情低落。

    疼我的父亲永远离开了我,妈妈和弟弟去了美国,闺蜜和前夫联手狠毒背叛。

    就算是那个曾深爱入骨的人,突然来到我身边,看似各方位周全保护,也不过是想要自私地占有而已吧,不然当初为何会置我们的爱情不顾。

    人生如此凄凉。

    手机铃响,是妈妈的来电,我赶忙接听。

    心里委屈,我很想听到几句妈妈的安慰。

    “妈,我刚才办好离婚手续了。”我声音很无力萎靡。

    “办好了呀!我正要问你这事,意茹,你若是办好了,就把买房子的钱给妈妈寄过来吧,我和你弟弟在这边开支大,我们需要钱。”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搞笑小说
    3. 穿越种田小说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