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8455com

  • 2018-11-14
  • 2018-11-14
  • 书写奋斗新篇章 建功立业新时代 2018-11-14
  • 2018-11-14
  • 艺术教育的误区在哪里 2018-11-14
  • 这张“中国名片”,习近平多次展示给外国政要 2018-11-14
  • 最不可错过的受阅女兵酷图:美感总在颦笑间 2018-11-14
  • 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桃花源 2018-11-14
  • 2018-11-14
  • “互联网+农业” 乡村振兴新征程 2018-11-13
  • 2018-11-13
  • 暑期景区乱象频发 专家:旅游文明不能仅靠黑名单 2018-11-13
  • 在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8-11-13
  • 香港特区举行升旗仪式庆祝回归20周年 2018-11-13
  • 生态环境部:重点区域 74城市空气质量状况发布 2018-11-13
  • 您的位置 : 澳门新浦京8455com > 小说库 > 都市 > 此爱终必成空

    更新时间:2018-08-27 13:47:09

    此爱终必成空 连载中

    此爱终必成空

    澳门新浦京8455com www.nqcha.com 来源:微小宝作者:宋七月分类:都市主角:叶承淮黎初

    独家小说《此爱终必成空》是宋七月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承淮黎初,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不让叶承淮失望,黎初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做了两次试管婴儿,三次流产。后来才知道,他不仅已经结婚,还有个五岁大的儿子。他的正妻怒气腾腾地杀到,讥诮地对她说:“你以为他爱你?他爱的是你的子宫。”黎初如梦初醒,原来他口中的“我爱你”,才是最大的骗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黎初拼命地抢着秦可心脚下的枕头,哭得伤心欲绝:“你怎么这么狠心,他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啊!”

    报复的快感让秦可心眼睛发亮,五官微微扭曲,“你不是要你的孩子吗?好啊,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他!”

    秦可心拖着她往外走。

    护工见她要将黎初带出医院,脸色大变,阻拦道:“叶太太,不可以!叶先生说过,黎小姐不能离开这里!”

    但她很快被秦可心叫过来的保镖挡在原地。

    很快,汽车便到达了一座墓园。

    远远望去,绿树掩映,草坪如茵,一座座墓碑有秩序地立在阳光下,显得肃穆祥和。

    “没想到吧,叶承淮竟然会把你生的小杂种葬在叶家的群墓里。”秦可心随手指了个方向,“看到没有,你儿子就葬在那儿。碑都给他立了,你还一厢情愿地觉得他还活着吗?”

    黎初脸上一丝血色也没有,连连摆手:“你骗我,我的孩子还活着!带我来这儿干嘛?我要回去!”

    她在心里,给自己建造了一个安全温暖的虚拟世界。

    在那里,没有旁人打扰,只有她和孩子。

    可现在,有人却要把这个世界粉碎,黎初唯有逃得远远地,才能护住心里那块净土。

    她转身,拔腿就要跑。却被两个黑衣保镖架着,来到一座墓碑前。

    “放开我!你们这是绑架!”黎初扭动着全身,想要摆脱控制,却无济于事。

    “这怎么能是绑架呢?我是在帮你看清现实。”末了秦可心不耐地皱眉,“好了,别再鬼吼鬼叫,到了!”

    抓住黎初的大手放开,她整个人反而一动不动。深深的目光,像是要把墓碑灼出洞来。

    墓碑上刻着:爱子叶佑宁之墓。

    孩子还没能拍张照片,就夭折了。贴在碑上的,是他还未出生时的B超影像。

    “啊——”那些痛苦的回忆,霎时涌入脑海,黎初难以接受,抱着头大叫。

    秦可心在旁边幸灾乐祸,“终于想起来了?”

    黎初早已泪流满面,跪倒在地,听不到其他声音,满心只有她的孩子。

    他没了......

    原来这不是噩梦,而是现实!

    心脏疼像要撕裂开来。她膝行靠近,将额头贴在冰凉的墓碑上。

    好像这样,就能离她的孩子近一点。

    秦可心对她极尽冷嘲热讽,过完了瘾才离开。黎初独自依偎在墓碑旁,神形萧索。

    如今的一切,都是因为她无能。宝宝在另一个世界,该多冷,多孤单啊?

    与其生无可恋地活着,不如下去陪他......

    打定主意,她整个人反而有了一丝活气。

    黎初回到公寓,换了条红色的连衣裙,还用过了期的化妆品,给自己画了个淡妆。

    还没来得及给叶承淮打电话,他就自己过来了。

    “你来了?”她转身,眼神无比宁静,一袭红裙,看起来像个等待丈夫回家的新婚妻子。

    但叶承淮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仔仔细细将她打量个遍:“护工说秦可心把你带走了,没什么事吧?”

    黎初连讽刺他两句的力气都没有,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

    叶承淮舒了口气,难得和她有这样宁静的独处时刻,却有些不知该和她说些什么。

    “宝宝在等你,还是先回医院吧。”

    黎初眼波泛出无尽的凄凉,“不用再骗我了,宝宝已经不在了。”

    叶承淮一惊,豁然抬起眼睛,不敢置信:“你——”

    黎初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是,我全都想起来了。”

    叶承淮裤缝旁的手指渐渐紧握成拳。他一向处变不惊,此刻掌心却微微发汗。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黎初含泪冷笑,“是啊,你的叶佑安已经得救了。而我的孩子,只当他从未出现过!叶承淮,就因为他是我生的,你就这么亟不可待地抹杀他的存在吗!”

    叶承淮下颌绷紧,气势凌厉:“你怎么会这样想,如果我讨厌你生的孩子,当年也不会把佑安——”

    说到一半,他紧紧抿住薄唇,胸口急促地起伏着,眼睛亮得惊人。

    黎初对他咽下的话一点都不好奇。

    一个将死的人,何必知道那么多秘密?

    “不用解释那么多,都不像你了。孩子是我们之间唯一的联系,既然他不在了,我们就老死不相往来。”

    黎初定定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叶承淮眼底一片猩红,语气带着不易发现的焦急,“你敢!你不管你母亲的死活了吗?”

    “哈哈!”黎初仰头大笑,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用这个可笑的理由来要挟她。

    她笑得眼泪都掉下来。

    最后笑容凉了,眼泪还在继续,“不管了,我谁也管不着!之前就是管得太多,才会让你们趁机而入,残害我的孩子!”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成苍白的呢喃,“我做错了事,看错了人,总要付出代价。”

    说完红色的身影从窗口闪过,一跃而下。

    “黎初!”叶承淮目眦尽裂,快速扑过去,却连她的衣角都没捞到。

    回答他的,是重物落地的声音和路人的尖叫。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历史小说
    3. 耽美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