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8455com

  • 交警当街“暴力执法”?记录仪还原案情真相 2018-09-25
  • 背景资料:波兰共和国 2018-09-25
  • 炎炎夏日 广州大熊猫消暑有“凉”方 2018-09-25
  • 廉政唱出来!快来听听这首《廉石赋》 2018-09-25
  • “金特会”为何选址新加坡 2018-09-25
  • 你到底有多聪明?最新人工智能系统告诉你! 2018-09-25
  • 人民日报客户端宣传页 2018-09-25
  • 世界上没有人、有我对牛顿定律理解这么深刻的人!我从学龄前就知道牛顿定律。已经思考了几十年了!世界上没有人、有我对牛顿定律下的功夫大!世界上没有人、有我在牛顿定律 2018-09-25
  • “中国关爱母婴健康俱乐部”暨“中国关爱母婴健康专项基金”成立 2018-09-25
  • 图解:十二字“洞见”2017年保险业 2018-09-25
  • 一男子从深圳机场航站楼四楼跳下身亡 原因正调查 2018-09-25
  • [视频]【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云南:补短板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8-09-25
  • 从“挖山”到“养山”——河北一个太行山乡镇的全域旅游经 2018-09-25
  • 暑假到了,您的孩子“减负”了吗? 2018-09-25
  • 和妻子“丧心病狂”撒狗粮 朱亚文我想嫁给你! 2018-09-25
  • 您的位置 : 澳门新浦京8455com > 小说库 > 玄幻 > 星月争霸

    更新时间:2018-08-27 09:56:28

    星月争霸 已完结

    星月争霸

    澳门新浦京8455com www.nqcha.com 来源:掌读520作者:信仰飞跃分类:玄幻主角:罗维

    主角是罗维的小说是《星月争霸》,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信仰飞跃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从隐匿在现代社会的符师,到异世大陆的小叫花,再到大户家主可疑的私生子。“儿子还你,我们两清!”怀揣着奇怪的字条,少年罗维踏上旅程。历史的车轮,开始缓缓转动。波澜壮阔的画卷一步步展开,风黎大陆风起云涌。公主,女帝,杀手,圣女……接踵而来,真情假意,虚虚实实。在属于修星者的世界,却要独自修炼月力。五行道符,桃木剑,从未在这块大陆上出现过的符术,又会缔造怎样的传奇?后世称他“无冕之皇”,他是新世界的创造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但不管后世如何,现在的罗维还是个不到十三岁的少年。

    他从昏迷中醒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右手已经缠满纱布,白色纱布上透出点点血迹。

    他摸了摸身上的银票和道符,确认没事后,左右看了看,一下扑到身边的包裹和桃木剑上,迅速检查了一遍,这才开始打量屋内摆设。

    非常简洁的卧室,有红木大床和衣柜。推开卧室门,外面大厅里一派办公室布置,满满的书籍随意堆放在书架和书桌上,椅子上有柔软的坐垫,中间小炭炉生着火,把整个屋子烤的暖气洋洋。香炉中点着青木香,一股属于冬天的微醺气息。

    罗维绷紧的神经,也因这一派景象而松懈下来,身体也随之感到一阵酸痛,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没形没状地躺在椅子里,整个人呈大字形。一本翻开的书盖在脸上,随着他有节奏的鼾声,慢慢地一步步往下滑着,眼看就要掉进火里。

    罗维眼疾手快地扑过去,挽救了这本书即将成为焦炭的命运。

    “哦哟。”男人睁开眼,看见罗维,正了正身子,“醒了,来烤烤火,虽然我们也可以不怕冷,但适当的享受还是必要的。”

    罗维坐下,感觉整个人都陷进了垫子里,同时心里不动声色地对这个人下了评语:享乐主义者。

    “我叫罗维,您是?”罗维眼睛盯着男人,“恐怕不是挑夫吧。”

    男人打了个哈哈:“你这小鬼真不会说话,我什么时候说我是挑夫?”

    “您是书院教习?”罗维问道。

    男人点点头,吐出自己的名字:“宗政。”同时夺过罗维手中抢救下来的书,翻到扉页,又把书拍在罗维手上。

    罗维翻回封面看了看书名,《新星鉴录》,扉页上有一段话:“宗政,天都人氏,定南书院特聘教习。多年来致力于修星学理论研究,在开发新种类星力的研究课题上建树颇多。”

    “开发新种类星力?”罗维翻着书。

    “嗯。”宗政点点头,“五大星力之外的。不过,到现在为止,也只存在于理论中,小星星都太小了。”

    罗维想起自己的月力,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同时也想起自己打宗政那一掌,急忙从椅子里站起来,抱了拳说道:“之前对不住了,您没有受伤吧?”

    宗政听了这话,脸上全是揶揄表情,让罗维有些尴尬,自己不过是侍星级,要让书院教习受伤,确实不可能。

    宗政拍拍罗维肩膀:“没被反震得重伤吐血,已经算你命大。刚才我运功把侵入你体内的星力逼出来了,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罗维调动精神,将月力在体内运转了一会,点点头:“好了。”

    和旁人过招时,若是被对方星力侵入体内,不及时逼出,扰乱自身星力运行,后果至少是重伤。

    “您为什么假扮挑夫去走山道?”罗维问道。

    宗政又打个哈哈:“你这小鬼贼精,套我话。山道的好处你不是发现了吗?”

    罗维如实说道:“发现了一点点,但还不太懂。”

    “多走两遍就懂了。”宗政扔给罗维一个苹果。

    罗维接住苹果,没有吃,在手中来回摩挲着,忽然抬头,眼神定定的看着宗政:“能让我参加入学测试吗?”

    宗政叹道:“你们这些孩子啊,个个都想着要搞特殊。学校是有规定的,这样我很难做,你不如等到明年四月。”

    “抱歉添麻烦了。”罗维认真地说道,“但我等不及,我有要保护的人,有要做的事。”

    “你才侍星六阶,连最基本的招生标准都够不上,怎么参加测试?”宗政皱起眉头,“你今年多大?”

    “十二岁。”

    “八岁开始修星的话,四年六阶的进度也慢了些。”

    “可我是今年五月开始修星的。”罗维轻声说。

    宗政吃了一惊,打量罗维的眼光就带上了几分不同。

    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孩子的修炼速度,就有些太恐怖了。他非常清楚,一等上品的资质,也绝无可能达到这样的速度。

    “有宝物或丹药辅助吗?”宗政思来想去,也只能想到这样的解释。

    罗维摇摇头。

    宗政神色郑重:“修的哪系星力?”

    “呃……”罗维犹豫了,修炼月力这样重大的秘密,他连罗仲都没告诉,自然不会对宗政说出。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他太明白,当下大脑快速运转着,想找个合适的说法。

    宗政却脸色一变,“唰”地拔剑,罗维还未反应过来,冰凉剑刃就抵上了他的脖子。

    “是不是修暗星的!说!”宗政声色俱厉地喝道。

    “什么?”罗维皱眉看着宗政。

    宗政仔细打量罗维,清澈的眼里并无一丝煞气,这才慢慢放下剑。

    “吓着你了?”宗政舒了一口气,“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什么东西?”罗维狐疑问道。

    宗政挥挥手,含糊说:“暗星啊,唉,据说带煞气,修了会折寿,反噬本性什么的,不过很是阴毒厉害。传说中的东西而已,不知是真是假,你听听就行了。”

    罗维点头:“那么,入学的事……”

    宗政犹豫了,他很是爱才,这少年天赋这么高,他也着实有些舍不得放走。况且这少年有股拼命劲,能跟着他宗政走一夜山路,可不是寻常人能办到。

    “好。”宗政拍了板,“包在我身上。”

    第二天,所有的院生都私下议论着,书院新来了一个赞助生,据说捐了整整二十万两白银和几十套孤本秘籍,端的是大手笔。

    天都城数一数二的修星世家只怕都没有这魄力,就算有,也不会这么做。

    院生每学年末升到高年级,需要达到规定的境界层数,否则只能留级,毕业更是需要达到宙星境界,通过测试方能正式毕业。因此在书院里耽搁上十几年的也大有人在,资质不达标者进入书院,连升到下一年级都成问题。有那些银子和秘籍,买些天材地宝灵丹妙药之类,也好过非要往书院里挤。

    因此院生们也就议论了一阵子,就各干各的去了。这个赞助生对他们没有威胁,也许是什么皇室宗亲来镀金的,敬而远之就是了。

    那边厢宗政却躺在火炉边大声**着,声音之凄惨堪比一个刚卖了儿子的父亲。

    “啊!”宗政捂住心口,“我的银子,我的收藏!一想到它们已经离我而去,我就像生了一场大病,唉。”

    “呃……”罗维手里抱着一床毛毯,“你要毯子吗?”

    宗政闭着眼睛,神情痛苦地招了招手,罗维胡乱把毯子往宗政身上一扔。

    “你怎么有那么多钱?”这是罗维最好奇的问题,整个罗家一年收入才十万两白银,宗政一个老单身汉出手就二十万两,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抢了钱庄。

    “要你管,臭小鬼,赶紧给**活去,去去去,劈柴烧炭。”宗政像赶苍蝇似的挥着手,“花那么多钱,总得产生点价值吧,唉。”

    罗维答应一声,精神十足地跑到后院去了。

    直到傍晚,罗维才抹着脸上的汗和炭灰,离开了宗政住处,怀里揣着证明信,背着包裹和桃木剑,沿着石子路往远处的院生宿舍走去。

    “喂,你。”一把磁性的好听女声叫住了他。

    罗维回头,一个十六七岁的美丽少女追了上来,穿着合体的黑色袍子,长发在风中飘扬,手里抱着两本书,跟着一起颤巍巍的跳动着,看得罗维心里一荡。

    “新来的?怎么连仆役衣裳也不换。”少女皱起眉头打量罗维满是炭灰的脸,“算了算了,你先跟我来,有活儿要你干。”

    话音刚落,少女甩甩头发跑了,衣角一扬,擦过罗维手掌,罗维下意识地抓住,喊道:“哎,你等等。”

    少女收势不及,衣角被罗维攥住,“刺啦”一声布料破裂,露出大半个雪白肩头。她惊叫了一声,手忙脚乱地把衣服拉上掩住,回头看罗维,精致的脸蛋上掠过一丝不自在,旋即阴沉下来。

    罗维打个寒颤,撒了手,欲盖弥彰地解释道:“我什么也没看见。”

    少女冷哼一声,掩着肩膀,快步前行。

    罗维本想说自己不是仆役,但在这时也不好开口,只好跟上,两人一前一后地来到院生宿舍区。

    宿舍是一栋巨大的圆环形七层建筑,圆环中间是一片光滑如镜的湖泊,有游廊和亭子。但天气寒冷又时近傍晚,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在游廊上散步。

    少女带着罗维上了四楼,走廊一边有木制栏杆,能看见下面的湖,另一边是一排雕花木门。

    少女掏出钥匙,开了其中一扇门,两人进入屋内。

    屋子很大,一派闺房布置,多宝格摆放着各种珍奇玩物,足见家境不菲。

    “来。”少女带着罗维转过屏风,来到内室,指着大床说道,“帮我把这床挪到窗边去。”

    罗维点头,挽起袖子。

    虽说挪动一张床对修星者来说并不是难事,但这些世家小姐做派十足,不愿干体力活脏了自己的手,找个仆役代劳也是常有的。

    少女掩着肩膀,看着罗维搬动大床,指指点点地调整位置,在屋里走来走去,想看看布局是否完美。后退时,不小心踢着了一张矮凳,“啊”地惊叫一声,整个人就往后翻去。

    罗维反应极快,伸手抓住了那莹白如玉的皓腕,用力把少女拉到怀里,免她跌倒。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鬼怪小说
    3. 宫廷小说
    4. 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