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8455com

  • 交警当街“暴力执法”?记录仪还原案情真相 2018-09-25
  • 背景资料:波兰共和国 2018-09-25
  • 炎炎夏日 广州大熊猫消暑有“凉”方 2018-09-25
  • 廉政唱出来!快来听听这首《廉石赋》 2018-09-25
  • “金特会”为何选址新加坡 2018-09-25
  • 你到底有多聪明?最新人工智能系统告诉你! 2018-09-25
  • 人民日报客户端宣传页 2018-09-25
  • 世界上没有人、有我对牛顿定律理解这么深刻的人!我从学龄前就知道牛顿定律。已经思考了几十年了!世界上没有人、有我对牛顿定律下的功夫大!世界上没有人、有我在牛顿定律 2018-09-25
  • “中国关爱母婴健康俱乐部”暨“中国关爱母婴健康专项基金”成立 2018-09-25
  • 图解:十二字“洞见”2017年保险业 2018-09-25
  • 一男子从深圳机场航站楼四楼跳下身亡 原因正调查 2018-09-25
  • [视频]【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云南:补短板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8-09-25
  • 从“挖山”到“养山”——河北一个太行山乡镇的全域旅游经 2018-09-25
  • 暑假到了,您的孩子“减负”了吗? 2018-09-25
  • 和妻子“丧心病狂”撒狗粮 朱亚文我想嫁给你! 2018-09-25
  • 您的位置 : 澳门新浦京8455com > 小说库 > 玄幻 > 异界神探

    更新时间:2018-08-26 15:40:19

    异界神探 已完结

    异界神探

    澳门新浦京8455com www.nqcha.com 来源:暴走看书作者:陆一枚分类:玄幻主角:陆希平

    主角叫陆希平的小说是《异界神探》,它的作者是陆一枚所编写的玄幻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来到异界当神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陆希平已在穿云峰的半中,可是一眼望去山峦的尽头依然不知在何方,密密麻麻的树木也跟着延伸到尽头,他不禁感叹万千。

    向上一望,他才发现今天晴空万里,独有一轮孤日在空中,穿云峰的真面目也是一眼可见。

    可是他不止看到穿云峰的真面目,还看到了一双如太阳般的眸子,这双眸子也正在灼热的盯着他,似乎在催促他快一些。

    陆希平立即加快速度,片刻间就已上了穿云峰,掌门孙玉早已在此等候,此时笑了笑,道:“已待了一天,还觉得适应么?”

    陆希平也笑了笑,道:“我本就是四海为家的浪子,在哪里都觉得一样。”

    “那就好,昨天忘了跟你说,你得到的玉简是一千年前的,其中少了一样飞行功法,我帮你加进去吧!”孙玉笑了笑。

    陆希平眨了眨眼,问道:“青玉门的功法也会改动的?”

    “掌门都会换,功法为什么不能改,只要是有利于弟子们学习,什么都可以改。”孙玉不以为然的道。

    陆希平掏出玉简扔给了孙玉,孙玉一接住立即一手捍指印,利用自己的精神力将飞行功法注入玉简内,不过片刻,一切就已完成,玉简又回到陆希平手中。

    陆希平开玩笑道:“要掌门亲自传授功法,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没事,因为此事你要帮我去做件事情,也不算亏欠。”孙玉诡异的笑了。

    陆希平瞬间怔住,没想到堂堂的掌门也会玩这手,不过他也知道孙玉不过是开玩笑而已,一个掌门就算是叫门中弟子去死,这个弟子都要服从,何况去做点事情。

    孙玉的脸忽然沉下来,道:“昨天的哪个偷书贼还知道吧?”

    “捉到了么?”陆希平惊道。

    孙玉摇摇头,道:“没有,今天叫你来就是为了此事。”

    陆希平没有说话,等着孙玉说下去。

    孙玉接道:“我要将这个重任交给你,一定要给我查出谁是偷书贼。”

    “他可能已经跑远了吧!我要怎么去查?”陆希平长叹一声。

    一阵清风掠过穿云峰,轻轻拂动孙玉的长袍,耀眼的阳光也照在他的身上,他的双眼似乎露出狡黠地笑意,可口气却淡淡道:“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这么好的天气,陆希平却郁闷得长长的叹气,说道:“那有什么情报没有,先声明,没有情报我可查不出来的。”

    孙玉大笑道:“放心,情报多少是有一点的。小偷当时是一身黑衣,偷走的是青天录,这两条已经很多了吧!”

    这也叫很多,根本就是没用的情报。

    陆希平瞬间无语,沉默半晌,才问道:“青天录是本什么书?”

    “是一本上古时代的书,传说上古时代有一个巨大的宝藏,而地图就隐藏在青天录这本书中,可是经过我们的证实,这根本就是一本普通书而已,虽然掉的只是一本普通的书,可是我觉得这其中恐怕没这般简单,所以想请你去查出真相。”孙玉认真的盯着陆希平。

    那青天录这本书就是藏宝图,看来偷书贼偷书肯定是想得到这个宝藏,只是如此一来目标也未免太大了,毕竟谁都有可能偷书,因为谁都想得到宝藏。虽然孙玉已证实青天录只不过是本普通的书籍,但是别人肯定不信,非要自己偷来拿去研究一番,这样一来,这件事情就不好查了。

    陆希平在心中暗暗叹气,这件事情毫无头绪,目前根本连一点线索也没有。想来想去仍然没有什么头绪,他问道:“青玉门守卫森严么?偷书贼会不会出不去,还被困在青玉门里面呢?”

    方圆千里皆是青玉门的地盘,有一个超级大守护阵防守着,普通人根本进不来,唯一的出口位于外殿,只要是青玉门弟子都可凭着玉简自由出入。

    这样说来,偷书贼万一是青玉门下弟子,岂非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书带出去,想到此处,陆希平突然道:“事发当时日为何不关闭大门,来个瓮中捉鳖?现在书和小偷恐怕都已到外面去了,这还怎样查?”

    “昨天因为你的事情,一时间给忘了,不过我可以查出昨天和今天谁曾出去过,这样或许算一个线索。”孙玉道。

    陆希平点点头,道:“可以,掌门你吩咐下去从今天起暂时不许任何人出去,直到查出真凶而止。”

    闻言,孙玉古怪的盯着正在沉思的陆希平,发现陆希平居然敢吩咐自己,这可是史无前例的事情,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新鲜,更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因此产生反感,难道是自己当掌门太久因此寂寞了?他无奈的苦笑起来,看来陆希平比自己更适合当一个领导者,这个异界的年轻人真的是很奇特。他看到陆希平还在沉思,也不打扰,就直接去查所需的内容去了。

    陆希平在想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说起书,好像昨天毛小东拿出来的那个包着的东西就非常像一本书,而且他今天也恰好要出去,这样的事情未免也太巧合了吧?看来他有可能是偷书贼,只是目前还差证据,可是现在估计他已走得很远了。

    想到这个偶然发现的线索,陆希平笑得比花儿还要灿烂,也比今天的天气还要灿烂,如今,线索如此明朗,恐怕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查出真相。不知道为何,他总是对这一类费脑子的事情特别上心,而别人都是跑着躲着的远离这种事,当然,他自己并没有发现。大约一个时辰以后,孙玉就回来了,他微笑道:“事情已经安排下去了,没有我的命令,在查出真凶前绝不会有人下山。至于昨天和今天的下山人数只有两个,而且这两个人都是在今天早上走的,一个叫毛小东,一个叫石破天。”

    听到这两人的名字,陆希平心中诧异非常,如今两个下山的弟子他居然都认识,相对毛小东而言,石破天的嫌疑要小许多,看来还是首先从毛小东入手吧!

    孙玉说道:“而且非常巧,两人下山的理由都是回家。”

    “那他们的家在哪里?我追过去看看”陆希平问道。

    孙玉怔了怔,问道:“你追过去做什么?难道他们是偷书贼么?”

    “不敢肯定,目前主要是没有证据,若是等到他们回来,恐怕想要半点证据都没有了,所以我必需要亲自去看看,或许他们在家里研究书里的内容也说不定,这样就可以来个人赃并获。”陆希平沉呤着。

    孙玉点点头,道:“说得不错,若是等他们回来书肯定早已不在身上,那时就更难查了,这样,你现在立即出现,我传讯让外殿的人给你做张地图,以免得你刚到青玉大陆不认得路,万一迷路可就不好了。”

    “那好,我立马出现,不过这段时间内,掌门最好也在青玉门内查一查,因为偷书贼是内奸的可能性非常大。”陆希平说罢就直接腾空,向着外殿飞快的飞去。

    孙玉看着已远去的身影,一双仿佛太阳般的眼睛似已定格。他面色平静,似乎是在想事情,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可是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别人知道。此时,陆希平的身影早已不见,可是他的眼睛依然一动不动,就像画在纸张上的红日一般。

    陆希平并没有在空中飞行,因为在地上的奔跑速度要快一些,这样可以节省许多时间,而现在他非常赶时间。他必须要尽快追上毛小东,可是现在他有一个想不通的事情,书是昨天掉的,为什么毛小东不立马就走呢?非得要等到今天?当然有可能是为了谨慎起见,以免别人立生疑心。反正如今线索变得有些云里雾里的分不清,看来只有找到毛小东才能知晓。

    一路的密林幽道,天上的橙日仿佛在跟着移动似的,始终在陆希平头上。此时分明还没有跑多久,可是他却已停了下来。因为他的面前突然多了一个人,一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肤色白晳,五官秀气,一双眼睛宛如星星般正盯着他。他看到此人一身淡蓝色的长袍,配合着秀气的脸蛋总有一种淡然俊朗之意,此人修为在破尘境四层,已算是颇高的修为,只是如今拦住自己又打算做什么?

    “这位师兄,不知有何事?”陆希平拱手客气道。他平时很少这样有礼貌,只有在遇到真正尊重的人才会这样,可是如今面前这人并不值得他尊重,之所以这样,一切只因为他不想多生事非去耽误时间。

    这人淡淡一笑,道:“你是陆希平?”

    “对,师兄有何事?”陆希平不禁皱眉,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这人淡淡道:“我是101号分殿的田信。”

    “田师兄在此所为何事?若无事在下还有急事必须要先告辞了。”陆希平说完就想走。

    田信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瞪着陆希平道:“我要向你挑战!”

    密林,浓密的绿叶,阳光从绿叶中穿下来,就好像田信的眼光般毒辣,一起已射在陆希平的脸上,他的脸忽然郑重起来,沉声道:“非得要现在?等我办完此事会来行不行?”

    “打败我,你就可以过去!”田信的回答直接了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耽美小说
    3. 江湖恩怨小说
    4. 欢喜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