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8455com

  • 稳步推进互联网金融和P2P风险化解工作 2018-09-22
  • “三文鱼之争”三问:养殖的“三文鱼”可以生吃吗? 2018-09-22
  • 供不应求?降价“慢半拍”?倒逼创新?——三问抗癌药窘境 2018-09-22
  • 哈尔滨中山路小学前过街天桥投用 2018-09-22
  • 国民政府对日抗战总方针是什么?其战略部署又是如何安排的? 2018-09-22
  • 世界首例“单条染色体的酿酒酵母”诞生记 2018-09-22
  • 房地产市场发展述评莫让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市场成新风险聚集地 2018-09-22
  • 王菲《幻乐之城》迎来"母女同框" 49岁生日回顾其"幻乐之路" 2018-09-22
  • 盘点:一抹军绿致敬八一建军节 硬朗帅气清新洗眼 2018-09-22
  • 你知道吗?这些商品中国进口量全球第一 2018-09-22
  • 杭州西湖龙井“明前茶”陆续开采 2018-09-22
  • 向塑料宣战!英国拟对瓶装饮料征税 鼓励回收空瓶 2018-09-22
  •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09-22
  • 车用“地沟油”每升5.85元 2018-09-22
  • 名医堂第99期:名医堂:孩子心“乱”如麻 你该怎么办? 2018-09-22
  • 您的位置 : 澳门新浦京8455com > 小说库 > 历史 > 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

    更新时间:2018-08-26 15:26:03

    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 连载中

    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

    澳门新浦京8455com www.nqcha.com 来源:有书阁作者:拂风旖旎分类:历史主角:胜邪

    主角是胜邪的小说叫做《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是作者拂风旖旎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现代隐门的修炼天才,她是天地混元之灵的灵魂,她是看淡世间万物的笑面狐狸,她是杀人不眨眼偶尔还有些恶趣味的胜邪,她是宫止的一生所爱。胜邪穿越了,成了个只有十岁的乡野萝莉,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在无意间救下的两个小豆丁竟然会黏上她,行,既然捡到了就养着吧,结果养着养着养不见了是怎么回事?没关系,既然不见了那就找吧。只是十年后的再次相遇,他们的身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胜邪淡然一笑,一手玄月针受人敬仰,一间玉阁令人畏惧,一群美人使人羡慕,无论到了何地她都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老狐狸。而他,这一生的夙愿便是守着这个点亮他光芒的女子,这个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胜邪挑眉,她听出少年话中的不甘,这小子死死咬住了嘴唇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向一个比自己小的女孩求救,恐怕让他有些难以接受吧。

    胜邪挺喜欢这种小小的少年,尤其是这人长了一张温润如水的小脸,但这并不能成为帮他们的理由:“我为什么要救你们?”

    这两个孩子的死活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帮他们杀了这男的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少年抓住自己的手又松了松,胜邪以为他无话可说随即打算离去,谁知这人手中的力道突然又大了起来将她死死拽住。

    “只要你能收留我们,任何条件都可以,这段时间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少年的眼眸中充满了坚定。

    这人一身贵气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而且他方才对付男人的招式十分精准,没有一定的训练根本不可能做到,这样的孩子竟然想任我处置?但我要你们两个少年又有什么用?

    胜邪微微一笑,瞳孔中的琉璃忽闪着,纤细的手掌轻轻抚上了少年的脸庞,手指细细地抚摸着,脸上的笑意更甚:“让你做什么都行?我最近缺银子,要是把你卖到小倌倌呢?”

    这下少年的脸色终于难看起来,咬了咬牙低头不语,倒是一旁的小男孩一听要将自己的哥哥卖到小倌倌立马不乐意了:“不要卖掉我哥哥!”

    胜邪的笑意渐渐收敛,也懒得再逗弄着两个孩子,轻声说道:“你们要跟就跟着吧,反正我现在同样无处可去,记住别惹事就好,找到能去的地方就赶紧离开,我的名字叫胜邪,不过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名字,这样吧,你们以后叫我姐姐。”

    胜邪说着便自顾自向前方走去,两个少年对视一眼急忙跟在身后,积阴德也好,被美色吸引也好,胜邪最终还是让这两个小子跟着了,也不知为什么,她总能在这小少年的身上找到自己幼年的影子。

    “你们俩叫什么名字?”

    “我叫宫止,这是我弟弟宫岚。”名为宫止的少年抓住了弟弟的手腕跟在少女身后,他比宫岚大不了多少,但气息却远比他要平稳许多,而另一个小男孩则更符合他原本的年纪,胆小,爱哭,依赖性极强。

    胜邪的余光时不时会瞟到宫止身上,嘴角的笑意愈发明显,三人走进了一片林子中,眼看着天已经渐渐暗下来,四处又没瞧见人家,只得在这地方暂时待着。

    “你们随便找个地方先休息一晚,没事别来吵我。”胜邪丢下了这句话便离开了,她不习惯跟别人离得太近,陌生的气息会让她夜里无法安眠,两个少年也没怎么闹腾,直接找了棵大树便开始休憩。

    胜邪离他们并不远,随意跃到一棵树上打坐修炼,她穿越了一道,如今这副壳子里没有半点内力,长期营养不良使得她瘦得可怜,就连做些普通的运动都会开始气喘吁吁。

    好在她们隐门修炼的秘法森罗万象有一赋专门提升内力的功法名为化物谱,此功法是以山川万物之灵来补足自身的内力,这地方虽说偏僻了些,可的确是个灵力充沛的地方,既然无处可去,不如先在这修炼内力。

    过了半晌,胜邪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寒气,眉头紧锁的模样似乎有些痛苦,四周的空气也仿佛停滞了一般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忽然胜邪睁开了双眼,额头上已经有了好些细汗,几缕墨色的发丝也黏在了脸上。

    胜邪的脸色算不上好,方才运功时总觉得哪里有问题,身体里似乎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阻挡着化物谱的修炼,从前师父曾与她说过,她的身体是集结了天地混元之灵的灵体,是最适合修炼森罗万象的体质,所以她长达二十多年的修炼几乎畅通无阻,修炼的境界也是一层层地增长,可现在这幅壳子,似乎并不是修炼这套功法的最佳体质,甚至已经开始有了轻微的排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胜邪还没来得及细想,不远处传来的抽噎声便拉走了她的思绪,她的听力极好,那两个小少年之间的对话一五二十地传进了她的耳中。

    “哥哥,好黑啊,我好怕。”宫岚顶着通红的双眼蜷缩着窝在哥哥怀中,夜里的林子安静得出奇,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往往让人心中发寒,今日他原本已经累极了刚闭上眼就开始入睡,谁知没过一会儿便做了噩梦,惊醒的时候身上已经全是汗水汗狼狈不堪。

    宫止一直没睡着,见状只好将弟弟搂在怀中轻轻拍打着背,宫岚从小便被众人宠着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这几日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已经严重侵蚀了他的神经,然而他这个做哥哥的却无能为力。

    “小岚别怕,有哥哥在,把眼睛闭上好好睡一觉吧。”

    “哥,我们以后都没有爹娘了,他们全都死了,我们该怎么办。”宫岚说着一股强烈的委屈涌上心头,眼泪冲破了眼眶不住地流着。

    宫止闻言低头不语,只得将弟弟更加用力地搂在怀中给予他一丝微弱的温暖。

    二人一言一语地说着,渐渐声音也淡了下去,胜邪静静听着闭上了眼,爹娘这种东西她从来都没有过,记事以来第一眼看见的便是师父,所以从小到大她过得都挺舒心,师门上下所有人都极力宠着她,让她彻底忘了父母是怎样的感觉,然而这种舒心的日子终究是没过太久。

    脑海中一片苍白的记忆袭来,胜邪咬着嘴唇控制着心中异样的情绪,记忆里那个了无生气的女孩与不远处望着夜空的小子融合在了一起。

    胜邪苦笑出声,终于知道自己为何在那孩子身上瞧见了熟悉的身影了。

    第二日一早,胜邪便被一阵哭声给惊醒了,她向来嗜睡,又有严重的起床气,昨夜本就晚睡,现在心情更是差到了极点。

    胜邪跳到地上,来到了那两个小子附近,却瞧见宫岚正抱着他家哥哥不停地哭,而他怀里的宫止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胜邪不禁皱眉,昨夜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哥哥,你醒醒啊,你别吓我,呜呜。”

    宫岚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胜邪忍不住掏了掏耳朵走上前去:“别哭了,你去给他找些吃的回来,我来看看他。”

    宫岚依旧止不住哭声,然而瞧见胜邪那不容置疑的眼神却不敢说话,没过一会儿小豆丁总算起身了,胡乱地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拍拍衣服朝着林子里边走。

    胜邪挑眉,待那小孩走远了才凑了上去,宫止此时小脸发黑,嘴唇承中毒的青紫色,胜邪轻轻将他身上的衣袍给掀开,发现身上有好几个被毒虫啃咬的痕迹,看样子是昨夜入睡后不小心被毒虫入侵了,而那小豆丁一直被这人护在怀里,所以才幸免于难。

    黏腻的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衣袍,小正太紧皱着眉头,看样子十分痛苦,胜邪二话不说取出怀中的短剑仔细帮他将坏死的肉给划开,好在这小子已经晕死过去,否则非得被疼死。

    这些毒虫并不是什么剧毒,只需要将毒素吸出,再将烂肉给割掉即可,胜邪的动作极其熟练,几下子便将他的毒素给清理了出来,可这小子毕竟太小,失血过多恐怕会休克。

    忽然耳边传来了声响,胜邪动了动耳朵,俨然是宫岚已经回来了:“我哥哥他怎么样了?”

    “没什么问题,被毒虫咬了而已,我去弄些草药,你记得给他做吃的补补。”

    宫岚回来的时候怀中抱了一只山鸡,听着胜邪的话稍微放下心来,自个摸索着开始研究怎么做吃的,胜邪没这个闲工夫去看他,她现在需要给那小正太找几株草药止血补身,不然就他那小身子估计是撑不下去了。

    连着两天,胜邪都是白天找草药晚上去给宫止换药,看宫岚找不到吃的了时不时还得给他打只山鸡,为了避免他们又被毒虫侵蚀又在他们附近撒上了自制的驱虫散,宫止这两天虽说气色好了许多,但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而宫岚又是个缺根经的,每天只知道打山鸡给哥哥弄吃的,反正他只要知道自家哥哥还没断气就行了。

    第三日半夜,胜邪照常去给宫止换药,可这次她却没能成功抽身,小胜邪扶额,忍着暴怒的情绪任由身边这两个小子抱着。

    她原本是来换药的,谁知道恢复得差不多的少年突然有了反应,一把就抱住了自己的手臂,他抱着也就算了,躺在一旁的宫岚也凑了过来将自己的手臂当成他家哥哥,就这样她现在是左拥右抱完全撒不出手。

    过了半晌,胜邪看他们应当已经睡熟了,这才小心翼翼地想将自己的手臂给抽出来,结果刚动了一下身边的小孩就跟着挪动一下,动作稍微大点他们就直接开始嘤嘤,一副要哭的样子。

    “娘,别死,求你别死。”宫止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入胜邪耳边,这下子她是没办法了,如今已经是半夜,她也是要休息的,索性放弃了挣扎,将就着就睡了过去。

    第二日清晨,一缕暖乎乎的阳光照射在胜邪的脸上,昨夜睡得晚,被这刺眼的阳光惊醒时双眼还微微有些红肿。

    过了一会儿,胜邪完全睁开了双眼,愣了几秒后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小子。

    “看够了没?”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情有独钟小说
    3. 现代小说
    4. 职场对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