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8455com

  • 稳步推进互联网金融和P2P风险化解工作 2018-09-22
  • “三文鱼之争”三问:养殖的“三文鱼”可以生吃吗? 2018-09-22
  • 供不应求?降价“慢半拍”?倒逼创新?——三问抗癌药窘境 2018-09-22
  • 哈尔滨中山路小学前过街天桥投用 2018-09-22
  • 国民政府对日抗战总方针是什么?其战略部署又是如何安排的? 2018-09-22
  • 世界首例“单条染色体的酿酒酵母”诞生记 2018-09-22
  • 房地产市场发展述评莫让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市场成新风险聚集地 2018-09-22
  • 王菲《幻乐之城》迎来"母女同框" 49岁生日回顾其"幻乐之路" 2018-09-22
  • 盘点:一抹军绿致敬八一建军节 硬朗帅气清新洗眼 2018-09-22
  • 你知道吗?这些商品中国进口量全球第一 2018-09-22
  • 杭州西湖龙井“明前茶”陆续开采 2018-09-22
  • 向塑料宣战!英国拟对瓶装饮料征税 鼓励回收空瓶 2018-09-22
  •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09-22
  • 车用“地沟油”每升5.85元 2018-09-22
  • 名医堂第99期:名医堂:孩子心“乱”如麻 你该怎么办? 2018-09-22
  • 您的位置 : 澳门新浦京8455com > 小说库 > 历史 > 花剑行

    更新时间:2018-08-25 11:50:00

    花剑行 连载中

    花剑行

    澳门新浦京8455com www.nqcha.com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怨遥夜分类:历史主角:谢怀风

    主人公叫谢怀风的书名叫《花剑行》,是作者怨遥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朵连缬花,掀起江湖轩然大波。有人为此执迷不悟,飞蛾扑火。有人手执利剑,欲破迷局,欲解迷津,欲护身后之人。然而剑锋所指之处,是答案,还是另一个迷局?世家后人也好,江湖散客也罢,众人命途,由此交汇。PS:所有CP一对一,不狗血,没有多角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少年眼底满是戒备之色,一只手向方才慌乱间拿出的布包里伸去。

    那是一柄剑,在酒馆时书生就已看出来。

    眼见再不解释就会生出更大的误会,书生连忙正色道:“姑娘不必如此紧张,我并无恶意。酒馆里的事与我们无关,若不早些离开,只怕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才会……”

    书生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一个听起来不大沉稳的男声打断:“原来在这里。”

    圆脸少年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是冲着他来的?

    可是他从未得罪过任何人,又怎么会……

    是书生的同伙!这是少年的第一反应。他还来不及细想,书生就给出了答案。

    只见书生对声音传来的方向道:“来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伴随着阵阵阴风,少年却不敢转过头去。

    这两人一前一后对他形成夹击之势,转向哪边都没用。

    而且这条街上并无除他们之外的任何人,至少他目光所及处是如此。

    出门前果然应该先看黄历。

    就在少年思考应对之策时,忽然听到身后那人疑惑道:“这个小兄弟是谁?”说着已经转到了他面前。

    少年打眼一瞧,此人与书生差不多的年纪,看着却开朗不少,若用朗若天星来形容书生,那么用灿若朝阳来形容此人,再合适不过。

    小太阳挑着嘴角一笑:“看错了看错了,不是个小兄弟,是个小姑娘。”

    “……”

    她的伪装之术就如此不堪吗?

    书生没搭话,继续对企图伪装成少年的圆脸姑娘道:“是非之地不久留,姑娘若是孤身一人,还是尽早离开此处为好。”

    说完拍了拍小太阳的肩:“怀风,走。”

    小太阳谢怀风冲着圆脸姑娘咧嘴一笑:“姑娘既身携宝剑,何不亮于身外,遇敌时使起来也可方便些。”

    圆脸姑娘看了看手里的布包,生平头一次觉得自己如此失败。脚一点地,飞快溜了。

    谢怀风看着落荒而逃的背影,意有所指地对着书生道:“又是一个想要独自闯荡江湖的,你说是不是,陶少爷?”

    书生像是没听出谢怀风的话外之音,径自往酒馆的方向走去。

    “珩衍,等等我。”谢怀风快步跟上陶珩衍,笑嘻嘻正欲继续用闯荡江湖的话题拿陶少爷开涮,忽然瞥见前方的酒馆后门,登时敛了笑容,低沉了声音道:“就是这家酒馆?”

    陶珩衍默然点头,脚步没有半点停顿,直直走到了敞开的酒馆后门。

    大汉与一对男女皆已不见,只剩小二唉声叹气,收拾店里残局。

    谢怀风低声惊呼:“是谁如此沉不住气?”

    “要是没看错,应是出尘仙子夫妇,与传言无差。至于其他几个,想来是受雇于人,看不出来头,但也绝非等闲之辈。”陶珩衍回想起那几个大汉的模样。

    江湖中从不缺这样的人,平日里没人会特别注意这些人。如此一来,这些人便具备了杀手最重要的特质——普通。

    若不是提前听到了些风声,这些人又行事诡异,陶珩衍根本不会注意到他们。

    “那花真在出尘仙子手里?”谢怀风对大汉的身手毫无兴趣,对出尘仙子也毫无兴趣,他关心的是那朵即将掀起江湖腥风血雨的花。

    “很难说。或许是有人想要混淆视听,故意放出的假消息。这花若真如传言里说的一样神秘,又怎会这么快被寻到。”陶珩衍对着一酒馆无辜被毁的桌椅若有所思。

    约莫两个月前,江湖上忽然流传起关于一朵花的轶闻。

    此花名唤连缬,据传叶如凤翼,可治百病。即便是一只脚已踏进鬼门关的人,只要用了此花,那只伸进去的脚也能收回来。正常人若是用了此花,便可功力大增,延年益寿。

    即便只是这些,就已经足够江湖中人倾巢而出了,更莫论另一个听起来就玄乎的传言:得此花者得天下。

    虽然听起来玄乎,但能在一夕之间传遍江湖的传言,必然不会是空穴来风。

    相传连缬花本是前朝镇国之宝,后来不慎遗失,没过多久,前朝也随之覆亡。

    当然,没人敢承认自己是为了得天下而去。

    天下好不容易安定了三十几年,百姓安居乐业的日子还没过够,但凡有脑子的人都不会愿意在这年头给自己扣一顶谋朝篡位的帽子。

    更何况只是一朵传言里的花,能不能治病都两说,遑论得天下?

    几乎所有人都对这个传言抱着怀疑的态度。

    同样的,所有人也抱着试试看的态度。

    于是短短一个月之内,江湖各门各派各世族为寻连缬花几乎倾巢而出。

    大半个月前,有传言称出尘仙子徐青溪与其夫陆方林得到了连缬花,正往北边去。

    江湖是一潭浑水,只要丢下小小一粒石子,便可搅乱这潭看似平静无比的浑水。

    这朵神秘的花注定要成为搅乱江湖的一粒石子。

    陶珩衍与谢怀风在酒馆里细细勘察了一番,除了缺胳膊断腿的桌椅和一地的木屑之外,竟无半点血迹。

    倘若不是亲眼目睹,陶珩衍或许根本不会想到,这里曾经历过一番强强对决的打斗。

    陶珩衍付了刚才未来得及给的酒钱,顺便将圆脸姑娘的那一份也一齐付了,在此之外又多给了些。

    避事归避事,该给的钱一分都不能少。

    况且,他还要向店小二打听出尘仙子夫妇及那几位大汉的去向。

    小二拿了钱,顿时去了一脸愁容,喜笑颜开道:“要是人人都能像公子这样就好了。”

    说着又叹了一口气,拎起一截桌腿,唉声道:“外头那么大的地方,非得在我这小地方打,莫说赔这桌椅了,连酒钱都不给。”

    陶珩衍一句话还没问出口,谢怀风便抢先道:“为何不拦住他们?总归是你占理。”

    小二又是一声叹:“我若是能拦住就好了,这些人会武功,跑的飞快,况且这些人行事可不管理不理的,他们就是理。方才这位公子也看到了,统共六七条大汉,一个就能顶两个我。还有那天仙似的美人,看起来多温柔,动起手来竟半点情面也不留。”

    谢怀风也跟着愁眉苦脸叹了一口气:“遇着这样的人也算是倒霉,就当破财消灾了,横竖性命保住了就是,钱还能再赚。不知他们往哪里跑了,要是报了官,说不定能抓住。”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奇幻小说
    3. 宫斗小说
    4. 青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