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8455com

  • 交警当街“暴力执法”?记录仪还原案情真相 2018-09-25
  • 背景资料:波兰共和国 2018-09-25
  • 炎炎夏日 广州大熊猫消暑有“凉”方 2018-09-25
  • 廉政唱出来!快来听听这首《廉石赋》 2018-09-25
  • “金特会”为何选址新加坡 2018-09-25
  • 你到底有多聪明?最新人工智能系统告诉你! 2018-09-25
  • 人民日报客户端宣传页 2018-09-25
  • 世界上没有人、有我对牛顿定律理解这么深刻的人!我从学龄前就知道牛顿定律。已经思考了几十年了!世界上没有人、有我对牛顿定律下的功夫大!世界上没有人、有我在牛顿定律 2018-09-25
  • “中国关爱母婴健康俱乐部”暨“中国关爱母婴健康专项基金”成立 2018-09-25
  • 图解:十二字“洞见”2017年保险业 2018-09-25
  • 一男子从深圳机场航站楼四楼跳下身亡 原因正调查 2018-09-25
  • [视频]【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云南:补短板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8-09-25
  • 从“挖山”到“养山”——河北一个太行山乡镇的全域旅游经 2018-09-25
  • 暑假到了,您的孩子“减负”了吗? 2018-09-25
  • 和妻子“丧心病狂”撒狗粮 朱亚文我想嫁给你! 2018-09-25
  • 您的位置 : 澳门新浦京8455com > 小说库 > 仙侠 > 魅骨生仙:寝了,神君

    更新时间:2018-08-20 09:35:08

    魅骨生仙:寝了,神君 已完结

    魅骨生仙:寝了,神君

    澳门新浦京8455com www.nqcha.com 来源:掌读联盟(女)作者:桦阳分类:仙侠主角:枭白方秋扬

    主角是枭白方秋扬的小说叫《魅骨生仙:寝了,神君》,是作者桦阳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作为一个身世坎坷,即将不久于世的人,枭白非常忧桑的发现,她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怎么赶都赶不走的腹黑鬼…… 男主的追妻秘诀:常刷存在感,常使美人计,对她有耐心,事事皆操心,对待情敌要狠心…… 枭白看着面前的鸡汤小米粥,道,“你把这里的鸡炖了,明天谁打鸣叫人起床啊?” 方秋扬一愣,“这只鸡是母的。” “我知道啊,你把人家公鸡的老婆给炖了,伤心欲绝,明早罢工怎么办?” “咳……我会把尸骨送给它,让它化悲痛为力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镇上人流量最多的时间是晌午。

    枭白就是选择在这个时候带着狴犴去百年樱树,方秋扬则被留下。

    这次没有刻意躲避守卫,而是拜托狴犴在他们周围设了一层结界。微微泛着乳白色的光,像鸡蛋壳一样的结界,枭白好奇的戳了戳,好硬。转身问道,“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么?”还发着光呢。

    狴犴撇撇嘴,“放心,这光外面看不见。”心下却不满,干嘛怀疑他,那个少年设结界的时候你不是挺信任的嘛!

    虽然方秋扬的结界是无色的,可与环境融为一体,是比他的高级一点点,但也不可以怀疑他的能力啊,他可是上古凶兽!

    假如狴犴知道,枭白根本不知道他们当时回来时有结界绝对会吐血,这个少女太大条了,那种异像当真以为可以不被发现咩?

    “犴郁闷的当头,他们已经来到了樱树下,解开了结界,却看到了站在树下的浅笑晏晏的女子。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枭白望向甘怡,“难道你不想活着么?”

    甘怡没有回答,目光却越过枭白望向站在她背后的狴犴,笑道,“阁下就是被封印在地下的巨兽了?原来是可以化成人形的啊,好厉害。”

    倒是狴犴一愣,竟然可以一下子看出他的本体,这个女人是谁?

    看出狴犴的呆愣,甘怡继续微笑,道,“你还是觉得我没礼貌嘛?小心眼。”

    这下枭白疑惑了,难道甘怡和狴犴以前见过?

    狴犴则仔细辨认了下声音,然后猛地拍了下脑门,“原来以前和我说话的人是你啊!”

    甘怡点头,枭白才想到,一开始见到狴犴时,他说过“你不是那个女孩”,不由问道,“你们以前交谈过,那么这个封印是无用的甘怡你也知道吧,既然如此……”

    话未说完就被甘怡打断,“就算巨兽重新出现,彻底离开也不会改变什么,关于这个传承,巨兽的存在与否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长出的樱桃。人们信仰的不是巨兽,而是樱树长出的血色果实啊。”

    “他们所崇敬圣女,是因为圣女有能力促使樱树生出血樱桃,所谓圣女,不过是被众人粉饰,带着高帽子的牺牲品罢了。明明是痛苦的事,却还要在众人面前欢笑,这就是所谓的人性苍凉吧……不过我不后悔,我的决定。枭白,从第一次见到你便觉得你和我很相似,所以你会明白我的。对了,百年樱树结的果饱含了鲜血与生命之力,你以生机为续命的关键,血樱桃对你有好处。只待七日,七日后,树上的果实全部交予你,给你家阿朱增加营养,到时你想要做什么,想要怎么做都随你,如何?”

    “你这是要收买我的意思么?你就……没什么遗憾么?”

    “将这个药送去易家,告诉他们这个可以治好小车,让易韶年来这里。”甘怡递给枭白一个白色瓷瓶,“枭白,作为朋友,就最后再帮我一个忙吧。”

    朋友这个词让枭白想要拒绝,劝导她的话统统吞了下去,接过瓷瓶,“这是什么?治好小车又是什么意思?”

    甘怡笑得愈发灿烂,“字面意思啊。快点去嘛,我在这等着。”

    将枭白和狴犴赶去易家,甘怡浑身虚脱似的背靠着樱树树干。

    遗憾么?连温琦都只道她是因为易韶年选了别的未婚妻才绝了心思当圣女的。

    谁又知道她是因为当了圣女才了无生望的呢?

    诚然,她喜欢易韶年,从小就喜欢,喜欢甜甜地喊他韶年哥哥,喜欢看他给她买糖葫芦,买布娃娃,喜欢看他对她的温柔体贴……对,就像他如今对小车做的那样。

    小车是她的影子,她却无比的羡慕她的影子。

    这是最后一次了。

    父亲一直告诉她,甘怡,甘饴,甘之如饴,即便是痛苦也要如饴糖般饮下,像没有味觉的人一般。可她心里分得明白,何为苦,何为甜,在外人看来,她似乎一直很任性嚣张,其实她心里向来很有分寸。她知晓她要做的事,给所有的一切一个终结,包括,她喜欢的韶年哥哥……

    一直挂起的笑容也变得飘渺起来,对着空气轻喃。

    “韶年哥哥,就允我最后真正的任性一次吧。”

    易家大厅,枭白冷着脸对着易家的家主,她赶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

    甘怡出门的时候正好遇到易家的人策马而过,让她差点被马蹄伤到,由于没人受伤,对方也没在意,打算道个歉就完了,可是甘怡不乐意了,因为假如遇到的人不是她,很有可能因为躲闪不及就被马蹄踩死,所以将策马人扣下,想要教训一番。当时易韶年正被生意绊住,易家人为了把扣下的人领走,找来了易韶年的未婚妻小车,让她跟甘怡谈判。谈判的两人不知怎么就吵了起来,甘怡一怒抽出一把长剑将小车砍了,鲜血淋漓,现在还在抢救。

    枭白知道甘怡不是冲动的人,更不会随意伤人。更何况甘怡称手的兵器是银鞭,而以往也只是拿着银鞭甩两声鞭响唬唬人,市井流言不足为信。

    可来到易家发现,甘怡这次竟然真的砍了小车,不由吓了一跳,却是相信甘怡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毕竟,甘怡特意将兵器换成了长剑,足见她是故意的。

    但枭白却更不安心了。

    将药送到后,一直看护着小车的易韶年听说是甘怡让送的,马上从小车的房间出来,问了枭白甘怡在哪后,提着剑怒气冲冲地离开。

    枭白担心甘怡,想要跟去,却被易家家主拦下呆在大厅里喝茶。

    和心绪不定坐立难安的枭白相比,狴犴则淡定多了,淡定的,让枭白无法发作。

    从来到易家之后便安静的坐在大厅里,时不时让人添茶,尝一尝点心,还跟一旁的小丫鬟打听点心的做法,说以后要给他家主人做。饶是紧张着的枭白也不由抽抽嘴角,狴犴,你这么贤惠你家主人知道么。

    不多时,狴犴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开口朝易家家主问道,“快可以了吧。”

    不要问狴犴为什么这么淡定,为什么还带着枭白让她淡定。他本就不生活在人间,对于人间的事,除了他主人喜欢的点心特产外,不要想引起他的注意。何况方秋扬在他们出门前特意交代过,让他们在易家安静的呆一会儿。本来他还好奇,这个枭白看别人两眼就生气吃醋的男人怎么会允许他跟着枭白离自己这么远,来到易家居然察觉到了他的气息才知道,原来是在易家等着他们啊,呵呵,这个表里不一的腹黑鬼。不过,方秋扬怎么确定他们一定会来呢?

    易家家主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闻言顿了一下,叹息道,“是啊,差不多了。”又对枭白道,“甘怡说你是她的朋友,她很相信你,我知道你有很多不解,现在时间差不多了,你一会儿去看看小车就全明白了。”

    枭白瞪大眼睛,看易韶年对甘怡的态度,易家和甘怡关系应当不怎么样啊,易家家主这么喊甘怡,却是关系很好的样子。

    看出枭白的疑惑,家主用笑呵呵,满是怀念的语气道,“你该是知道韶年和甘怡是青梅竹马吧,我是从小看着他们长大的,韶年是我的亲孙子,我更是将甘怡当作自己的亲孙女看待的,当时,两个小孙子承欢膝下多好的日子啊,我都到了这把年纪,已经是再看不到了。他们,都是可怜的孩子。”

    一道声音从门外传出,“那么家主有没有想过,他们的可怜是谁造成的呢?”

    大厅里的人纷纷循声看去,只见那人从大厅内门走来,沉着淡然,带着疏离和漠然的气质,如月下谪仙般。扫了一眼看着他呆愣的众人,目光锐利,使得众人立刻低下头,这少年,多看一眼就是亵渎!

    方秋扬见无人再盯着他,快步走到枭白身边,淡淡道,“让你久等了,把甘怡给你的药拿来,我们进去看她。”这个她,是指小车。

    当门口出现熟悉的月白色衣袍的时候枭白就不淡定的站了起来,此时只能磕磕巴巴的问道,“你怎么在这啊?”

    见方秋扬皱皱眉头想不出好的解释,易家家主赶快接道,“阁……这位阁下医术了得,是来帮小车看病的。”

    枭白也没在意易家主的口误,傻傻地问,“你会医术?”

    方秋扬则笑答,“嗯,似乎还不错呢。”

    满头黑线,枭白腹诽道,会医术不早说,怪不得身体不好也不让她担心呢,原来自己会治啊。完了完了,自己用蹩脚的医术帮他把脉呢,是不是暗地里被笑话了啊?

    想完,还小心翼翼的看了方秋扬一眼,确定他的眼底有没有嘲笑的意思。

    伸手揉揉枭白的脑袋,似是觉出她心里的腹诽,道,“医者不自医。”所以你尽可能的帮我诊治吧。

    瞥了眼易家家主,“我带小白去就好了,你们都留在这。”

    顿了顿,又道,“事情已经朝你们所要的方向进行了,我尊重你们的选择。但以后的后悔,心疼,这些情绪自己收好。”

    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易家家主终于回神了,额,他是不是忘记问小车怎么样了啊?不过阁主大人出手应该没问题才是,毕竟大人说,已经按照他们的选择进行了……

    最郁闷的还是狴犴,现在似乎没他什么事了,点心也尝完了,他还应该做些什么呢?纠结了半天,还是跟上了枭白和方秋扬,屁颠屁颠的去当……电灯泡?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异世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