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8455com

  • 2018-11-14
  • 2018-11-14
  • 书写奋斗新篇章 建功立业新时代 2018-11-14
  • 2018-11-14
  • 艺术教育的误区在哪里 2018-11-14
  • 这张“中国名片”,习近平多次展示给外国政要 2018-11-14
  • 最不可错过的受阅女兵酷图:美感总在颦笑间 2018-11-14
  • 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桃花源 2018-11-14
  • 2018-11-14
  • “互联网+农业” 乡村振兴新征程 2018-11-13
  • 2018-11-13
  • 暑期景区乱象频发 专家:旅游文明不能仅靠黑名单 2018-11-13
  • 在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8-11-13
  • 香港特区举行升旗仪式庆祝回归20周年 2018-11-13
  • 生态环境部:重点区域 74城市空气质量状况发布 2018-11-13
  • 您的位置 : 澳门新浦京8455com > 小说库 > 仙侠 > 沧云境之浮空集

    更新时间:2018-08-18 11:47:51

    沧云境之浮空集 连载中

    沧云境之浮空集

    澳门新浦京8455com www.nqcha.com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木易欣然分类:仙侠主角:燕小七朗夜

    热门小说《沧云境之浮空集》是木易欣然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燕小七朗夜,书中主要讲述了:凤神降生,帝星陨落杀兽解契,逆鳞魂归河族覆灭,四国相残血染蓝翎,命御浮空。创世之初,天耀之门被封印,浮空大陆安渡万年,帝皇顺承九世;万年后,一场异动迫使浮空大陆开启一道天耀之隙,被镇压万年的蛟砾,从封印之境逃出一片逆鳞,预谋挑起战乱,复活本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多思双手卡儿着腰,瞧看两边通体惨白惨白的粉墙,似乎连着墙面上雕花影壁镂刻着的纹络一个一个也没什么差别。

    “大意了,太大意了。”多思在长廊里游走几个来回,前后景物不仅完全一致,且每隔上几个雕花影壁,会有一个通往下一条长廊的出口,而每一个出口外又是和之前一样的景物。

    钱川只说了后山有结界,可没说有迷宫啊!多思在心里将他咒骂了成百上千遍,好在怨气没有大过理智。她不能继续绕下去耗费体力,多思冷静地想了想,围墙的高度难不倒她,先跳到上面去纵观布局,或许能够找到出口。

    多思足下聚集灵气,一跳几丈高,可是无论她跳多高,面前的围墙始终会比她高出一点,以阻碍她的视线,当她落地时,围墙回到原来高度,像一切从没有变化。

    她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见到了幻相,这是怎么回事?多思眉头微蹙,用右手中指与拇指捏作莲花诀,聚起的灵气幻化成些许灵影,以她为中心分散四面八方飞向天际。

    多思猜想,长廊中应布下了什么术法。即是结界,施术者会暗伏一些灵术阻止他人侵入也不稀奇。

    飞向天际的白色灵影于空中一处触碰了什么东西,逐一消散了。随后月纹长廊上空出现一层近乎透明的结界,细细看去结界中有守护的繁纹,交杂在繁纹中有无数猩红色的锁链延伸四方。

    结界守护的范围她暂时瞧不出来,但结界显现的纹图复杂,似有术柱,加持结界的灵气近乎透明修蓝之色,能得如此精纯的灵气,又在一国司祭府中,难不成是东国王室亲族用来御守家宅的四方休迷阵?

    这四方休迷阵是阵法亦是结界,多思一向对武修之事感兴趣。她曾在阵法图集中,见过此阵,只是撰书人对四方休迷阵的记载少之又少,据说此阵变化繁复,多用于王族护守宫墙。其结界中的阵纹,术法会因布阵之人修灵高低有所不同。

    结界一门,凭多思现在修成的那点子灵气,即便是累死在这儿也闯不出去。

    弄明白怎么回事了,多思反倒心安地盘膝坐下。她读过的阵法图集上虽未记载应该如何破阵,却留下一行批注说,但凡高深的守护阵法一定有驻阵灵守御,想办法将其找出引路,远甚于盲目地走下去。

    多思抬起右手在指尖聚起白色灵光轻轻划向左手手掌,鲜红的血刹时从她掌心渗出,细小的血流断断续续地滴落在地,侵入土中。多思朝向天际放声喊道:“侍奴多思,奉命前往云中坞伺候七小姐起居,烦请驻阵灵帮忙指路。”

    东国地处浮空大陆东南方向,一年四时轮转,季度分明。今昔已进入春时节,下午的日头隐有热毒之意,若无阴凉地方避光,真是有得晒了。

    多思一手遮挡太阳光,另一只手揉着因久久盘膝坐地而发麻的双腿,小声嘀咕着:“要是刮点风多好啊,也能让我凉快凉快。”

    这话语声刚落,多思面前真刮起了一阵风,准确的说,风不是刮来的,而是被卷着烟土带起来的。

    远处有个光影渐渐逼近,带起邪风的正是从长廊尽头向她狂奔而来的银发老者,那老者边跑边对她喊道:“是你叫我了吗?是你叫我了吗?是你叫我了吗?”

    银发老者跑到她面前停下的时候,多思站起来低头敲了敲发麻的腿,她刚一抬头,一张放大的极为慈祥的脸摆在眼前,不停地对着她说:“是你叫我了吗?姑娘?”

    这人是魔怔了不是?多思连忙退后一步,抬手顺了顺自己被惊吓的心灵,再双手交叠于身前揖礼道:“侍奴多思见过驻阵灵。”

    “客气客气,咱们俗礼就免了,小丫头,你唤我树翁即可。”入阵祭血,召唤驻阵之灵是相求的礼数。

    “咳,咳。”树翁像模像样地咳嗽两声,双手背后,挺直了脊背,故作严肃地问道:“丫头,你方才说是奉命前往云中坞伺候七小姐,那府中用来调遣的指派符你可有吗?”

    “当然有。”多思从宽袖里拿出一块圆形木牌递给他:“树翁您瞧。”

    风鸣宅院的指派符有府中独特的花纹刻印,树翁接过木符放到眼前仔细瞧了瞧,确定道:“对,是这个。”

    树翁一边说着话一边连连点头,他怕多思误会他的举动,特意解释说:“丫头啊!风鸣宅院里一切奴仆调遣先看指派符是规矩,不是树翁故意严肃要吓你,我平时很随和的,你多同我说说话就能发现老树翁我是个特别有趣的性子。”

    多思双手接过树翁还回来的指派符问道:“这么小的一块木牌上,除了刻着些看不懂的花纹,我瞧着没什么特别之处,只要去外面找些灵活的工匠,很容易做出来,若有心人想蒙混,实在不是难事。”

    “那可不一样,丫头啊!你既然知道唤我来为你引路,怎能看不出指派符里的门道?树翁看你,也是个修灵之人。”

    听了树翁的话,多思将指派符放于掌心仔细端详木牌的前后面。木是缃芯木,色泽老棕,质地坚硬。缃芯木是山中常见的树木,它有一特点是能承接修灵加印。

    想到这,多思将己身一丝灵气注入指符牌中,附着了灵气,木牌上镂刻的花纹像活了一般,幻化成褐色游丝浮动空中,渐渐聚集,形成一行行字迹,上面记录着多思是何时入府,以及入府后辗转的院落。

    “原来指符牌上的花纹是风鸣宅院特有加印。”多思和树翁一边走一边说话,月纹长廊里的布局在他们行走间悄悄起了变化,走过黑瓦粉墙,多思能在雕花影壁中看见长廊外面不断移动的山水景色。

    “丫头不笨,是个修习灵术的苗子。着眼当下的东国平民百姓中,也真是不多喽,不多喽。”

    听见树翁连连感叹,多思反问道:“怎就不多了?”

    “近世二百余年,东国少有争乱,人们安享富贵之余,刻苦练武之人不消说平民,就连贵族豪门也能只占个少数,何况是要心无旁骛的增善修灵。需知道增善修灵要不断突破己身极限方能有所成就,常人若没有坚石般的意志,如何定心清修。小丫头啊,你若想将时间用于修灵上,到后山伺候七小姐可是来对了。”

    七小姐?多思听着树翁话锋转向,突然有心打听一下。

    “怎就来对了呢,到云中坞一来一回的折腾要用去近半日光景,我眼瞧其他侍者们是极不愿意来的。”

    “丫头啊!去了,你就知道了。”说罢,树翁止住脚步不再往前,反而抬手指向前方。多思顺着树翁所指的方向看去,原来他们已经走到了月纹长廊的出口。

    眼前是一大片绿,翠竹修长,层层交叠,有风经过,起沙沙声。多思站在月纹长廊外只觉竹林里定是阴冷逼人,她回身问树翁:“前方竹林无路,容易迷失方向,我该怎么走?”

    “看我手!”树翁指着生长在竹林外围的一株紫竹说到:“你将指符牌挂在上面,自有为你引路的。丫头你且记住啊,此竹林名为默语竹林,意思是你路过这里的时候安安静静的最好,竹林里呢,住着个心眼小,脾气又不好的老婆子,你要是碰见了,赶紧的低头就走,千万别招惹她。”

    树翁话音未落,多思迎面感觉前方竹林中生有异动。还未等她多想,一阵强风袭来,竹林中沙沙声响变得尖锐刺耳。多思双手堵住耳朵,只觉得心口血脉膨胀似要冲出体内。她赶紧坐下,于腹前交叠双手后张开双臂向前。掌中汇聚灵气幻化成半圆防御抵住声向攻击,可她的修灵并不精纯,幻化的半圆防御逐渐出现了细碎的裂痕。防御是她的灵气幻化,一旦被攻破,遭灵气反噬,她必受重伤。多思赶紧向身后的树翁求救,驻阵灵修灵在她之上,兴许能对抗住这突发的攻击。

    “树翁,树翁。”多思大叫了两声,却迟迟没有收到树翁的回应。正当她快要撑不住的时候,被抵御的刺耳声瞬间消失不见,面前的一方竹林也安静下来,仿佛刚才的一切从没发生过一般。多思诧异着一来一回的变化,她试探着收掌,这就没事了?

    她缓过神儿来想找树翁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可是身后空地哪里还有人影?

    “太不够义气了,竟然将我一个人扔下。”

    多思一边嘟囔着,一边按照先前树翁的指引将指派符挂在紫竹上,片刻后,她迎面感觉有一阵气流晃动,眼前的竹林之景随着气流晃动生发变化,而后在多思停驻的前方出现一条石子小路。

    那石子小路向竹林深处蔓延着,原来这条路就是树翁所说的‘引路’,多思踩着石子路向竹林中走去。一路上修竹高耸立空,时有鸟语响起,但没有看见树翁提起那位心眼小,脾气不好的阿婆。此处清静无人,缭绕阴寒之气,最适合练习凝聚灵气,灵气凝聚了,方能抵挡阴寒之气侵邪入体。

    “不错不错,相比风鸣宅院的其他院落,后山的确是个修灵的好地方。”她喜欢既能挣到领钱,又能增善修灵的活计,比如女守卫一职。

    若有一日她的修灵一步一步增善到中阶青碧,多思就可以竞考灵捕司当一名灵捕手。灵捕手不仅赏金丰厚,还能在浮空大陆四处游历。这样想一想,她觉得像管家一样威风凛凛游走于后宅之中显然没有成为一名灵捕手威风凛凛的畅游四封属国更加自在。

    一路上,多思都沉浸在自己未来能成为一名灵捕手的喜悦当中,直到脚下的引路石子不再向前,她才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竹林边缘。

    多思刚踏出竹林一步,引路石子即刻消失。身后竹林又如同进来那般,幽密阴森。其实从她踏入竹林开始,多思发现那条石子路,只有前路绵延,而她走过来的路,都会随着她前进的脚步逐渐消失。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神仙妖精小说
    3. 重生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