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8455com

  • 2018-11-18
  • 陆军新型“自行火炮”罕见曝光,机动性出色精准灭敌 2018-11-18
  • 全国政协委员马玉红:尽快建立全国统一食品追溯标准 2018-11-18
  • 这是一个社会问题!是社会主义社会不应该产生的问题! 2018-11-18
  • 全景天窗存隐患 部分进口甲壳虫汽车将召回 2018-11-18
  • 广东省惠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博罗县委书记江菊莲被查 2018-11-18
  • 美环太平洋军演将有47艘军舰参加 2018-11-18
  • 太极拳在土耳其大城市渐受欢迎 2018-11-18
  • 八一建军节 向“最可爱的人”致敬! 2018-11-18
  • 航拍盐城大丰麋鹿保护区 瞰春草鹿呦呦 2018-11-18
  • 2018-11-18
  • 2018-11-18
  • 报道新闻记录历史 70载人民日报见证中国发展大事 2018-11-18
  • 老师的文章很有辩证色彩.可能是想证明社会主义国家目前在世界的比例较小.但是,那些难民遍布的许多国家,也称得上是资本主义国家吗 2018-11-17
  • 别让“套餐”成“套路” 2018-11-17
  • 您的位置 : 澳门新浦京8455com > 小说库 > 短篇 > 时来孕转

    更新时间:2018-07-30 10:27:24

    时来孕转 连载中

    时来孕转

    澳门新浦京8455com www.nqcha.com 来源:百阅书盟作者:夏末分类:短篇主角:夏末凌亦琛

    主角是夏末凌亦琛的小说叫做《时来孕转》,它的作者是夏末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八岁,正上高三的夏末,因父亲炒股欠了高利贷一百多万,给人做了代孕妈妈。 五夜的欢爱,终于怀上了孩子,她从此就被安置 在一处小独楼里,她断绝了外界的一切联系,只想着安心的养胎,可是当孩子长到四个月,会胎动的时候,夏末忽然不舍得了,于是她决定带着孩子不管不顾的逃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末在浴缸里泡了能有一个小时,然后又在佣人的监视下,在身上仔细的涂上了护体液,才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袍,被佣人带进了一个小房间。

    “夫人吩咐了,你先在这里看电视,跟里面的人学着点动作,晚上别跟个木头似的,得你主动点。”佣人的声音冷冷的,满含讥讽。

    让她主动?

    夏末心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坐在电视对面的沙发上。

    让她意外的是,电视里播放的竟然是那样的片子!

    浑身赤条条的男女,简单、粗暴、直接,让夏末目瞪口呆。

    她既好奇,又感觉到……反胃,她红着脸闭上了眼睛,可是那声音却又无孔不入的挤进她的耳朵,让她怎么躲也躲不掉。

    “把它关了!”她侧着头,有些难堪的跟身边目不斜视的佣人说道。

    “夫人说了,晚上得你主动。”佣人木着一张脸,跟个机器人似的盯着她。

    夏末的身子不由的颤抖起来,让她象片子里的女人似的?

    怎么可能?

    旁边坐着的佣人就象个正在看着重犯的狱警,好象随时都准备着要冲上前去,把她的脑袋扳正,把她的眼睛扒开。

    弄的夏末只能被迫的看着电视,直到反复的看了两遍,房门才被人从外面推开。

    “夫人说,可以过去了。”

    夏末跟个木偶似的,被人带到了一个房间门口。

    “记住!得你主动!”佣人在开门的时候,递给了她一粒药,再次的提醒道:“把这个吃了,今天晚上必须得成事!”

    接着在她的身后一推,就把她推到了房间里。

    房间里拉着厚厚的遮光布,漆黑一片,连个小夜灯都没有。

    夏末站在门口发了会呆,才咬着下唇,一步步的往前摸去。

    终于颤抖着摸到了床,然后顺着床边,小心的爬了上去,再往前,摸到了一个滚热的身体,赤条条,什的么也没有穿。

    夏末跟触电了似的,缩回了手,可是想到那一百万,她又只得再次的伸出手,顺着他的腰往下摸——

    夏末发现男人一动也不动,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心里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男人不是昏过去了,就是睡过去了?

    她一咬牙,本着早死早投胎的心思,按照电视里女人的模样,小手一把就握上了他身前的那处。

    迷迷糊糊的男人,被她这样猝不及防的一握,弄得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不由的低咒了一声,“我靠!”

    长臂一伸,就把面前的女人带到了自己的怀里,接着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满是酒香的双唇,准确无误的堵在了她的樱唇上,堵住了她所有的惊叫。

    男人凭着本能,脱掉了她身上的那层睡袍,然后自有主张的摸上了她身前的丰莹,感受着它在自己的手掌里变换着不同的形状。

    清涩单纯的夏末,哪里受过这样的撩拔?

    没用多时,身体里的药物就被撩拔的发挥了作用,她纤细的手臂搂上了男人的肩膀,有些急切的用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身上蹭着,想要的更多,但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男人挑着唇角,在她的头顶轻吻了一口,就直接开始玫城略地,当碰到那层阻碍,他的身形微顿了一下,轻声说了一句:“宝贝,乖!”

    接着就深深的埋到了她的身体里……

    “啊——”夏末疼痛的惊叫出声,她感觉到了一股撕裂般的疼痛,她刹那间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完了!

    “你放开我!”夏末就象将死的鱼儿,忽然产生了强烈的求生的欲望,她用力的推着身上的男人,“你放开我!”

    “乖!一会儿就好!听话!”男人就跟神志不清的病人似的,牢牢的控制着她的身子,只是不停的重复着这样的话,“马上就不疼了,乖!”

    夏末使劲的扭动着身体,踢打着双腿,想要摆脱掉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可是……她的扭动不但没有撼动男人分毫,反而让男人进的更加彻底……

    随着男人的动作,夏末慢慢的停止了反抗,这是一百万的代价,她怎么能忘记呢?

    接着她体内的药效慢慢的又发挥了作用,她伸手搂着他的脖子,闭着的眼角无声的流下了两滴清泪。

    男人就象一头疯狂的野兽,在她的身上不知疲倦的宣泄着他的谷欠望,一次又一次,虽然她也吃了助兴的药,也确实感觉到了那致命的欢愉,但初经人事的她,还是昏了过去……

    发泄了半宿的男人从她的身上退了出来,仰躺在床上休息了几分钟后,睁开了清明的双眸,眼里闪过一丝冷意,伸手毫不怜惜的把身边的女人给推开了,女子毫无反应的被推到了一边。

    他站起身子,光着脚把床帘拉开了一道缝。

    冷笑着穿上了他自己的衣服,看也没有看床上的女人一眼,就走出了房间。

    在客厅里,他看到他的妻子陆宛如,温柔贤良的坐在沙发上。

    “起来了?”陆宛如冲着男人笑了笑,眼角扫了眼楼梯口的佣人,看到她快步的上了楼,才柔声问道:“是在这里吃饭,还是出去吃?”

    “我昨天晚上吃的太饱,不饿!”男人气哼哼的与她擦肩而过,在手将摁在门把手上时,又停驻了脚步,道:“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再反悔,也请你不要再给我下药,你也不想生下来的孩子是个傻的吧?”

    陆宛如站在窗前,看着他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小院,微红了眼圈。

    “夫人,您这又是何苦呢?”旁边吴妈有些心疼的给她倒了杯温水,“先生对您还是有感情的。”

    “吴妈,那个女人回来了,她不会容得下我的,”陆宛如拿起水杯轻抿了一口,道:“如果再让她先一步生了孩子,我这个冷夫人也就真做到头了。”

    深知其中过节的吴妈,也只能无声的叹了口气。

    “不要给那个夏末再吃药了,先生那里也不要再下药,”陆宛如长长吁了一口气,“这个孩子很重要,不能有一点的闪失。”

    “那让她跟先生互相见了面,万一……”吴妈想起夏末那张清纯精致的小脸,有些担心的问道。

    “他要是真能喜欢上夏末,正好可以气死那个女人!只可惜,你家先生的心可是坚贞不渝。”陆宛如冷笑了两声,但想到自己还想要个孩子呢,就改口道:“把夏末的眼睛给蒙上吧,别到时她缠着先生不放,让先生因她厌了孩子。”

    猜你喜欢

    1. 宠婚小说
    2. 都市小说
    3. 女强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